首页 分類 仙俠 仙宮

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 印天老人

仙宮 打眼 6980 2021-04-07 10:38

  

   仙宮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 印天老人

  通過無極劍靈,葉天也知道了這片大陸上的一個基本情況。

  這里的人們將這片大陸稱為九天大陸。

  九天大陸并不是說有九重天,九只是為了呼應鴻蒙劍譜中的那九把劍。

  由此也可以看出這九把劍對于整個大陸的重要性。

  整個九天大陸大致上分為五個部分,東南西北四個大洲,每兩個相鄰的大洲之間被河流分開。

  一共四條河流,有一個相同的名字,通天河。

  四條通天河流向完全相同,最終匯入位于四個大洲最中心的天海之中。

  天海的面積不小于四個大洲中的任何一個,但最重要的,則是中洲位于天海之中。

  中洲雖然名字是洲,但實際上只是一座位于天海中心的島嶼,它的超然地位是因為那傳說中的神廟,就位于中洲島之上。

  以葉天那恐怖的速度,一直向北飛行了大約數天,才終于看到了通天河。

  通天河的北方,便是北洲。

  身處于高空之中向北看去,只見遙遠的北方一片銀裝素裹,漫天都是蒙蒙的大雪,整個大地以及遠處連綿不斷的山川,都在厚厚積雪的覆蓋之下。

  遠遠看上去,那完全就是一個白雪皚皚的世界,隔著一條通天河,和翠綠生機盎然的東洲涇渭分明,完全就是兩個不同的地域。

  “北洲常年被冰雪覆蓋,其上有一個公認最強的勢力,名為冥淵宗。”

  “冥淵宗中擁有著鴻蒙劍譜排行第七的寒淵劍。”

  “寒淵劍也是北洲之上,唯一的一把鴻蒙劍譜中的名劍。”

  無極劍靈為葉天解釋道。

  “其他的劍呢?”葉天下意識問道。

  “前三最神秘的存在都常年位于神廟中,第四的九歌劍位于西洲,傳聞乃是西洲巨無霸勢力劍閣的至寶,不知道這三百年的時間里有沒有找到新的劍主。”

  “第五的天武劍和第六的無極劍也知道了,都在東洲之上。”

  “第八的龍霄劍和第九的凌影劍都位于南洲。”

  “當然,這些只是公認的九把劍所處的位置,不排除那些劍主離開所在的大洲前往別的地方。”

  “就像在劍靈和劍身分開之后的我,劍身也是意外的流落到了北洲之上。”無極劍靈說道。

  “劍身的具體位置在哪兒?”葉天問道。

  “我和劍身之間的聯系在三百年前被強行切斷,現在無法感應到具體的位置。”

  “在這先前,我曾經主動動用過無極劍的能力,但是我們之間的聯系沒有被重新建立,唯一的可能就是,無極劍被一個強大的存在封禁了起來。”無極劍靈認真的說道。

  說到這里,葉天的眼睛微瞇。

  “無極劍劍身的力量應該不弱,能夠將其鎮壓并且封禁的,在這片大陸之上,極為稀少。”葉天思索著緩緩說道。

  “是的,要么是隱世不出的散修高人,要么就只能是冥淵宗。”無極劍靈說道。

  “而且神廟一直以來都在維持著各個大洲之上幾個最強勢力的均衡,冥淵宗如果得到了無極劍,也的確不敢大張旗鼓的聲張。”

  “所以冥淵宗得到無極劍劍身并且將其藏匿占據的可能性極大!”無極劍靈說道。

  “帶路,去冥淵宗!”

  葉天做出了決定。

  北洲之上一直都有紛紛揚揚的大雪在不斷的降落。,所在漫天茫茫的大雪之中,葉天按照著無極劍靈的指引,又飛行了數天的時間,來到了一片湛藍色并沒有被冰封住的湖泊先前,視線越過湖泊可以看到遠處連綿不斷的雪山。

  看起來就像是遠處的天邊,有一道高高聳立的潔白圍墻一般,看起來蔚為壯觀。

  “就是這里了!冥淵宗的位置應該就在這里!”無極劍靈說道,只是他的接下來的話中帶著一絲疑惑。

  “傳說中冥淵宗位于兩座大山之中的深淵之底!”

  “眼前的雪山證明沒有走錯,只是為何山前是一片汪洋湖泊,沒有那所謂的深淵?”無極劍靈不解說道。

  葉天沒有說話,默默的將神識延展開來,將前方的雪山完全籠罩。

  片刻之后,葉天輕輕搖了搖頭。

  雪山之中一干二凈,什么也沒有。

  既然不在雪山中,又沒有走錯,那就只有一個可能了。

  葉天將目光放在了雪山先前的湖泊上。

  那冥淵宗,應該在這湖泊之底。

  這樣的情況,也符合無極劍靈所說的深淵的描述。

  這時,葉天突然抬頭,將觀察的湖水的目光落在了遠處的雪山之上。

  只見在距離湖泊最近的雪山腳下,不知道什么時候多出了一個老者。

  那老者須發皆白,身上披著蓑衣,手上輕輕握著一把魚竿,正坐在紛飛的大雪之中怡然自得的垂釣。

  葉天眼睛微瞇,看著那個老者。

  他先前沒有察覺到那老者的蹤跡,而對方卻顯然先發現了他。

  說明對方的實力必然超過了自己。

  也就是說對方最少也有天仙初期的實力。

  “是印天老人!”無極劍靈帶著一絲意外說道。

  “冥淵宗的當代宗主道號元冥,修為天仙初期,也是寒淵劍現在的劍主。”

  “只是在冥淵宗中,元冥道人的輩分和修為并不是最高,最厲害的,就是印天老人,修為天仙中期!”

  “傳說他擁有著將天地拓印,凝無窮威能的強大手段。”

  “這印天老人,也是北洲之上的最強者。”

  “當然,要是論實際的戰力,印天老人應該是不如寒淵劍劍主元冥道人的。”無極劍靈向葉天不停的解釋道。

  葉天輕輕點了點頭,他的確已經看出,這印天老人的修為極高,而且頗為詭異。

  緊接著,葉天又察覺到周遭的整個天地,發生了某些莫名的詭異變化。

  只見那印天老人的身體詭異的扭曲了起來,接著扭動的幅度越來越劇烈,緊接著,便在一陣憑空泛起的水波一樣的透明扭動中完全消失!

  葉天面無表情,左右看了看,只見周圍的紛紛揚揚降落的鵝毛般雪花開始見見變得透明圓潤,化成了普天而降的雨滴。

  憑空從雪天變成了雨天。

  這些雨滴漸漸相連融合,最終化成了連綿的水域,將整個天地都封鎖了起來!

  整個天地間,都是水!天是水,地也是水!

  仿佛葉天此刻已經置身于茫茫的大海之底,滿目都是扭動、蕩漾的水紋,所有的一切都在緩緩地扭動著。

  “將下方的整個湖泊徹底翻轉過來的手段嗎……”葉天扶手而立,抬頭看著眼前充盈的水域,輕輕呢喃道。

  “不過區區真仙巔峰的修為,便想闖我山門。”一個蒼老的聲音冷冷的說道,仿佛雷鳴,讓整片水域都是為之震蕩。

  而在這些水包裹之中的葉天,則是感覺周圍仿佛出現了無數的巨石,重重的向著他的身體砸來。

  這些巨石瘋狂的擠壓著葉天的身體,甚至好像直接作用在他的神魂之上,讓腦海之中一陣嗡鳴。

  在這樣的局面之下,葉天依然神色如常。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將自身的仙氣調動。

  但就在這個時候,葉天周身的所有水突然劇烈的扭曲了起來。

  就像是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手掌,將葉天捏在里面,肆意的揉捏。

  接著,葉天就感覺到這些水在扭曲的過程之中,漸漸變成沉重粘稠了起來。

  沒過幾息的時間,竟然仿佛化成了鐵水,并迅速的凝固。

  這些鐵水仿佛千絲萬縷將葉天身體的每一寸都緊緊的鎖了起來!

  身體,乃至于神魂好像都被封鎖。

  隨又開始則開始拼命的想要往葉天的雙眼中鉆來。

  這老者在將葉天封鎖之后,便開始調動力量,通過雙眼向葉天的識海之中突破。

  葉天低吼一聲,眼睛里面突然金色光芒四射而出。

  金色的光芒之中,葉天體內浩瀚仙氣涌出,化為了無數淡金色的小光點,漂浮在葉天的身旁。

  這些淡金色的小光點仿佛一顆顆正在跳動的心臟,每一次跳動,都讓葉天的封鎖松動一些。

  那些想向葉天識海攻擊而去的力量,也被盡數驅逐趕走。

  當周圍的威脅被化解之后,葉天的視線穿過了層層的水域,看見了遠處那依然保持著垂釣姿勢的印天老人。

  葉天向印天老人看去的同事,后者也看向了葉天。

  兩人目光相對。

  “嗯?”印天老人似乎有些意外于葉天竟然掙脫了自己的控制,古井無波的雙眼之中微微泛起了一絲漣漪。

  但瞬間就消失而去。

  緊接著,印天老人一手握著魚竿,另一只手輕輕一揮!

  “轟!”

  只見前方的水域立刻沸騰了起來!

  一道磅礴的仙氣從印天老人的體內散發而出,化成了一圈圈以印天老人為中心的環形沖擊波,風馳電掣一般向著四周擴散而出!

  恐怖的沖擊波裹挾著強大的仙氣,仿佛翻江倒海一般向著葉天涌了過來,如颶風一樣掠過水域,重重的壓在了葉天的身上!

  形成了一個以葉天為中心,百丈方圓的仙氣巨鐘,重重的向葉天轟來!

  葉天見狀變幻手印,身周所有淡金色的光點在這一刻被調動了起來,蜂擁向前,在葉天的身前凝成了一張金色的斑斕大網。

  “轟!”

  一聲巨響,仿佛兩座大山重重的砸在了一起。

  周遭的水域劇烈翻騰,好像整個發怒,葉天前方的所有光點劇烈的一震,和印天老人施展出來的環形沖擊波以及海嘯般的仙氣一起,崩潰為虛無!

  一切都好像安靜了下來。

  岸邊垂釣著的印天老人此時已經完全丟棄了手中的魚竿。

  他雙手合十,身軀微微顫抖。

  “明明不過只是真仙巔峰的修為,竟能與我抗衡至現在,甚至不落下風……”

  “此子竟然……如此棘手!”

  印天老人語氣凝重的呢喃著。

  遲疑了片刻之后,他緩緩閉了雙眼,合十的雙手輕捏印決。

  只見印天老人干枯蒼老的眼皮微微顫抖,片刻之后,竟然有血淚從兩邊的眼角漸漸涌了出來,劃過他干枯蒼老的臉。

  “畫天。”

  印天老人看著前方翻涌彌漫天際的湖水,沉聲吐出了兩個字。

  接著,他咬破了右手食指指尖,鮮血從中汩汩涌出。

  印天老人伸出手,輕輕的在前方揮動了起來。

  這一刻,仿佛是印天老人的右手變成了一個畫筆,而涌出的鮮血,則成為了墨水。

  而前方的空間,則是一張大的難以想象的畫布。

  隨著印天老人手指的移動,紅色的痕跡出現在天空之中,并且迅速的在充盈的湖水之中暈染開來!

  整個天地之間,充盈著的湖水,在此時印天老人畫下,漸漸整個的變了顏色。

  化成了一片血海汪洋。

  葉天負手而立,看著滿目充斥著的血紅色,臉色微白。

  經過這幾個來回的交手,到現在葉天已經逐漸看明白,這印天老人道法的精髓。

  在于借勢。

  他所畫的是什么,借的便是什么勢。

  在先前,印天老人以湖水為畫,借湖水之勢,以自身的浩瀚仙氣為刃,向葉天發起進攻。

  只是被葉天化解。

  而現在,他更進一步,以自身精血為引,借助湖水之勢再溝通整方天地,已經達到了極為完美的契合。

  近乎等于,印天老人,將這一方天地都是引為己用!

  在這方他畫出來的天地之中,印天老人便是毫無爭議的最強!

  此時的葉天,想要戰勝印天老人,便要先戰勝這方天地。

  葉天搖了搖頭。

  若是戰勝印天老人,便一定能夠得到無極劍的劍身,那葉天現在不會有任何的遲疑,會調動所有的力量,強行將印天老人擊敗。

  只是現在關于無極劍劍身在冥淵宗還只是一個猜測。

  因此葉天在遲疑了片刻之后,輕輕閉上了眼睛。

  他不再看眼前的這幅血海之畫。

  于是這幅畫便消失在了葉天的眼睛里,消失在了他的腦海里。

  但不見,這幅畫卻依然存在。

  并且繼續威脅著葉天的安危。

  葉天雙手抬起,輕捏印決。

  一道若有若無的呼吸聲音向了起來。

  那呼吸聲音剛開始響起的時候微不可查,但很快便清晰了起來。

  并且聲音越來越大,仿佛神秘的梵樂,回蕩在這一方血海之中。

  外面的印天老人睜開眼睛,他那一雙眼睛里面還在源源不斷的涌出血淚,此時看去侵染得好像他的眼睛都成了血紅色。

  而此時,他的眼中充滿了意外和凝重,緊緊的盯著葉天。

  “呼……”

  “呼……”

  漸漸的,那呼吸聲和血海的起伏漸漸融為了一體。

  印天老人眼中頓時充滿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怎么可能,如此短的時間,他便能將這畫天之術看破不成?!”他的語氣有些急促的說道。

  到現在為止,眼前這個真仙巔峰的修士已經給了印天老人太過的意外,片刻之后,他的語氣再次自信了起來。

  “只是看破也僅僅只是看破,你依然無法敵過我此術!”

  隨著印天老人自語之間,那已經和整個血海的起伏融為一體的呼吸聲音,突然速度明顯驟降。

  而血海的起伏,也隨之變得溫柔平靜了起來。

  印天老人雙手捏著印決,眼中血淚開始再次汩汩涌出。

  血海一陣紊亂翻涌,似乎在與那呼吸聲做著對抗。

  很快,印天老人便成功了,那道呼吸聲被完全從血海之中剝離了出來,兩者失去了任何的關系。

  但印天老人突然身形一僵。

  他清楚的察覺到那呼吸聲被剝離的瞬間,被鎮壓在血海之中的葉天,也隨之消失不見了!

  下一刻,遠處的高空之中,葉天那身穿白色道袍的身影顯現了出來。

  他踩在血海之上,居高臨下的看著印天老人。

  此時的印天老人已經明白葉天方才的真正目的,葉天的確是看破了一部分的畫天之術,并以此強行奪取浩瀚血海的一部分控制能力。

  印天老人的應對是將對血海的控制奪回,將葉天的手段與血海徹底分離開來。

  結果借著這個機會,葉天卻整個人隨之一起掙脫出了血海的控制。

  血海漸漸消散,印天老人取出了一個手帕,將眼角上的血淚擦拭干凈,抬頭看向了天上的葉天。

  “你到底是誰?”他沉聲問道。

  眼前這陌生青年不過是真仙巔峰的修為,竟然讓他一直沒有占據上風,甚至可以說是讓他失敗了這么多次,這種情況,對于印天老人來說,還是前所未有的。

  “葉天。”葉天回答道。

  “你的修為能力,若是在北洲,必然不會無名。你來自哪里?”印天老人繼續問道。

  “此事不便告知,總之這一次,多謝前輩賜教,我們或許還會再見。”葉天笑了笑,沒有回答印天老人的話,而是轉身化作長虹,向遠處飛去,消失在了此地。

  印天老人看著葉天消失的位置,輕輕搖了搖頭,揮手之間,前方因為兩人方才交手造成的所有變化盡數消失,此地重新變成了一方平靜的湖泊。

  而印天老人的身影,則是漸漸消失,仿佛從來都沒有出現在過這里。

  在無法輕易制服甚至是擊敗印天老人的情況下,葉天也沒有嘗試去直接詢問印天老人無極劍劍身的情況。

  畢竟在沒有足夠實力壓制或者是威脅的情況下,葉天不認為對方會向自己說實話。

  尤其是如果冥淵宗真的有無極劍劍身的話,他們是想要隱藏此事的,必然不會告訴葉天的。

  現在需要做的,首先是確認冥淵宗之中,到底有沒有無極劍劍身。

  因此在離開這里之后,葉天兜了一個圈子,等待了數天的時間,才又重新返了回來。

  不過這一次,葉天很小心的將體內的修為暫時封禁了起來,顯露在外面的,只有返虛期的實力。

  而后很是低調的接近了冥淵宗所在的附近。

  葉天準備以弟子的身份,首先進入冥淵宗之中再圖其他。

  先前來的時候,葉天已經知道,冥淵宗應該就在那片湖水的下方,只是他沒有隱匿氣息,引來了印天老人的注意,才沒有辦法更進一步。

  而這一次,一個小小的返虛期,自然不會再引來那么大的動靜。

  而且冥淵宗也并不是避世不出,湖泊隱匿了山門嚴格來說只不過是作為北洲最強勢力的一個排場罷了。

  在湖泊邊緣,葉天這次沒有再廢多大力氣,便找到了通入其中的道路。

  踏上那隱匿在湖水中的石橋之后,兩側的湖水便自己分開,來回曲折蜿蜒向下不知道有多么深。

  沿著石橋向下走了大約一刻鐘的時間,更下方的湖水蕩然一空,詭異的懸浮在空中。

  而下方,則是兩座向下刺入不知道多深的筆直山峰。

  兩個山峰之間,形成了一道黑暗深邃的淵谷。

  在山峰的山腰,凌空架著一層巨大的廣場,仿佛是一塊卡在兩座山峰之間大得難以想象的石頭雕琢而成。

  圍繞著周圍,則是無數密密麻麻的建筑。

  而葉天腳下的石橋,則是徑直通向了那巨石廣場。

  他腳下的石橋也不是唯一的一座石橋,周圍四面八方的黑暗之中,還有無數的石橋從各處延伸了過來,構成了一張巨大的蛛網狀通道。

  這些石橋通道有寬有窄,上面不時有人影經過,熙熙攘攘。

  “沒錯了,這里就是真正的冥淵宗。”無極劍靈的聲音在葉天的識海之中響起。

  此時的冥淵宗顯得很是寧靜,似乎幾天先前在上方湖面葉天和印天老人的一戰對冥淵宗沒有任何的影響。

  踏上巨石廣場之后,葉天突然又注意到了在遠處有一座山峰完全獨立于巨石廣場,以及周圍形成整個深淵的兩座高大山峰。

  這座山峰的規模看起來極小,從粘稠的深淵黑暗之中直刺而出,通體就仿佛是一把利劍,遠遠的聳立在遠處,一眼看上去遺世獨立,很是特殊。

  在山峰的頂端,以葉天的目力,可以看到幾座古雅的建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