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仙俠 明尊

第九十九章十階典藏,百毒魔蠱鑄神劍

明尊 辰一十一 5663 2021-04-07 10:06

  

   明尊第九十九章十階典藏,百毒魔蠱鑄神劍

  循著面板的指示,來到百蠻山一處隱蔽的陰風地洞之中的綠帽哥,緊張不安的等待‘快遞’的到來!

  面板之上貼心的提示著‘你的飛劍已經在快速轉運的過程中了!’

  ‘飛劍已到達南蠻,距離還有三百六十七公里!”

  綠帽還是第一次見到陣營獎勵兌換是以這種形式到達玩家手中,一般來說,都是任務NPC直接當面發放。

  目前魔道陣營只有一個NPC,就是太上天魔,所以才會以這種形式下發獎勵?

  綠帽面朝洞口,翹首以盼,等待著一柄飛劍跨空飛來自己身旁……

  終于,面板微微跳動,顯示‘飛劍已經到達百蠻山集散中心,請選擇隱蔽的所在查收,以免造成重大影響,天魔概不負責!’

  綠帽按耐著自己忐忑不安的心,揮出六面百毒修羅幡堵住了洞口。

  頓時騰起黑風煞氣將此地牢牢遮掩,他心中暗道:“這般布置,無論飛劍縱來的聲勢何等顯赫,應該也不會驚動別人了!”

  此念剛剛升起,便聽聞洞口傳來嘶嘶的聲音,綠帽下意識回頭望去,只見一只巨大的銀色蜈蚣,肋下的十對小翅膀一起張開,正從當空游戈垂落,探入洞中。

  它兩只巨大的銀色觸須猶如剪刀一般,微微交錯,便有一股鋒銳無匹的元磁金煞絞動,眨眼間便破了洞口的那層黑霧,爬了進來。

  魔化太陰金蜈首領·三百二十級!

  綠帽清晰看得它頭頂那行血紅的文字,頓時手腳冰涼,心中大為急迫。

  被這三百級的大怪堵在洞中,當真是逃無可逃,只能將百毒金蠶蠱灑出,數百點金星朝著那巨大金蜈落去,卻見一沉淡淡的金色煞氣在金蜈的甲殼上浮動。

  那些嗜血劇毒的金蠶蠱落下去,沾著一點便漸漸僵硬,不聽使喚。

  金蜈昂起身來,巨大的身軀猶如一道長橋,將這寬大的洞窟堵得嚴嚴實實,上半身數十根長足起伏,端是一股兇煞之氣撲面而來,綠帽正待使出自己壓箱底的法寶與它一拼絕死。

  卻見太陰金蜈扁平的頭顱微微低垂,兩只巨大的口器張開如鉗,從口中突然吐出一柄金光流溢的飛劍。

  劍柄朝向他,丈余的劍芒閃爍不定,看起來宛如上古神兵,仙家利器一般……

  飛劍緩緩落在他身前,這只巨大的太陰金蜈突然化為一道金光,鉆入了飛劍之中。

  飛劍之上分明顯得——太陰金煞天龍劍

  八階魔兵,附帶屬性:金煞……

  綠帽的面色一點一點繃不住了,他微微張開口,神情呆滯,目光內盡是那一道劍光流溢的奇形飛劍,竟有一絲不知身在何方的古怪感覺。

  ——原來這就是魔道陣營發送獎勵的方式嗎?

  “這……也可以?這就是現把妖魔煉化成飛劍法器的吧!”

  “豈不是說,昆侖被魔化的數億妖魔都能化為飛劍法寶,乃至符箓丹藥,這什么神仙庫存管理?又是什么神仙響應速度?還有這核心精加工競爭力,物聯網加的配送能力!一看就有后虛擬網絡時代巨頭的競爭力……“

  綠帽哥情不自禁的以自己的現實職業的眼光分析了一番。

  驟然感覺無形無質,純粹寄托在無數魔種之上的太上天魔的陣營架構,對體制僵化,架構死板,相互之間聯合并不緊密的正道陣營來說,優越了太多!

  目前就連各大門派的陣營獎勵都沒有打通……

  相比之下,依靠魔種技術賦予的共連和信息分發能力、跨端聯動散修、邪派多個陣營,分多種功法自研,實現深度共建,形成組合拳,打造內容生態閉環,以此賦能陣營玩家創造價值。未來還要增加橫向不同場景價值,延長服務鏈路。

  同時縱深滿足玩家需求,借助生靈墮化的自然勢能,在二線,三線乃至底層玩家之間深度滲透的魔道陣營,完全是降維打擊!

  沒錯,綠帽哥是一名虛擬網修士,供職于著名虛擬網絡社交平臺!

  綠帽哥收下飛劍,看著上面的典藏法寶的恐怖屬性,忍不住頭皮發麻,他完全算錯了,如果是普通的八階飛劍他還能賭一賭任務完成率的話,那么八階典藏法寶的人物難度,就已經完全超乎他的預期!

  此時綠帽哥已經想著要不要及時止損,全當浪費了那一萬陣營貢獻,也好過將自己煉成百毒誅仙劍的機會賭在這上面。

  果然,當他接過飛劍的時候,一個陣營任務就出現在了他的面板上。

  陣營任務:天魔降世

  任務內容:域外天魔欲一統五方魔道,傾盡昆侖邪道之力,與正道爭鋒。

  任務要求:煉成百毒誅仙劍,接引天魔魔念降臨!

  任務獎勵:魔道陣營——五萬貢獻點,開啟第二環贖劍任務。

  第二環任務:殺死綠袍老祖

  任務內容:協助域外天魔斬殺綠袍老祖

  任務要求:散步百毒魔蠱,接引蠻荒無數魔種毒物來到百蠻山,天魔魔念降臨后,協助域外天魔斬殺綠袍。

  任務獎勵:九階典藏法寶,百毒誅仙劍!

  第三環任務:接引天魔降臨

  任務內容:提交百毒魔蠱權限,接引天魔降臨虛擬網……

  任務獎勵:虛擬網絡高級權限!

  綠帽握著太陰金煞天龍劍,手都在顫抖!

  他看著手中的八階魔兵,心中的思緒此起彼伏,實在難以平靜。

  年少時一人一劍,雖然屈身于邪派,靠著綠帽的id當首席弟子,但也因此突破第一次天劫,意識力出現質變,依靠小眾論壇上的資源,自學成為了虛擬網修士。

  從此在虛擬網上逍遙自在,肆意妄為……

  做的都是邀上一兩位修士好友,縱橫于虛擬網上,攻破虛擬商品數據庫,分發給用不起虛擬網的窮人這樣的豪俠之事。

  那是他最為快樂的一段日子,但很快,生活的壓力襲來!

  雖然因為做的都是小打小鬧,并未侵犯虛擬網巨頭的利益,因此得以保存自己,沒有暴露真名。但人近中年,一事無成,只能依靠一手虛擬網技術,在某個著名虛擬社交平臺擔任前端架構師……

  游戲里,因為現實的種種壓力,行為也越來越古怪扭曲,朋友漸少而知己全無,靠著自己漸漸養成窺私的扭曲愛好,將年少時寫的病毒程序和游戲里的蠱蟲結合,創造了截留玩家無效駁雜的數據的百毒金蠶蠱。

  最大的期望便是,結合游戲和虛擬網技術,煉制可以制霸昆侖的百毒誅仙劍。

  來斬破這束縛著自己的虛擬網,斬破現實的種種糾纏,去實現虛擬網修士的那個傳說——證道!

  “現實諸般種種,皆為雜念!”

  “只以一劍斬之,破虛成道!”

  “當年起這個id之時,自己是如何想的呢?”

  綠帽回想起十四歲時,自己笨拙的插上腦機借口,登陸《昆侖》的豪言壯語:“我不要做什么職業玩家,一線高玩!我只想在網絡上逍遙自在,想做什么做什么?不需要顧忌虛擬社區管理條例,更可以懲罰那些作惡的大公司,這現實已經夠惡心了!昆侖也只是虛擬網的一片狹小凈土,到時候,我會開辟一個新的虛擬世界,將算力分給所有人!”

  “先定一個小目標,綠袍老祖建模太難看了!我要給他戴上一頂同樣配色的帽子……”

  “你想攻破《昆侖》……”

  白發蒼蒼,形象宛若教書先生,鄉下夫子的領路人哈哈大笑道:“你倒是有志氣,知不知道,就算是最強的虛擬修士也沒有攻破過昆侖的數據!”

  “甚至虛擬修士的傳承本身,就源于百年前的《昆侖》項目組。為什么我要讓你玩昆侖,因為只有這里,你才能找到虛擬修士入門的途徑。這里就是我們精神的家園!”

  “想要給綠袍老祖戴上帽子,能做到這一點,你就是虛擬世界的頂尖修士了!”

  領路人微笑著摸著他的腦袋。

  三個月后,虛擬網安全部就鎖定了領路人的數據流向,在現實中發現了領路人的身份——

  本臺插播一條消息,第三東京市無監測危險區無業男子王某,因犯有虛擬財產侵犯罪,破壞版權罪和虛擬入侵罪,在安全監測部門和EBM公司安全人員的追捕下,因為暴力反抗被擊斃!

  “是什么時候,自己的理想扭曲了呢?是什么時候,在領路人的帶領下,立志作為真正的反抗修士的自己,卻脫離了虛擬革命的中心,成為一個偶爾行俠仗義的邊緣修士?”

  “是什么時候,我想要煉制——斬破公司大數據監視所有人的id,讓所有人從公司無孔不入監視的大網中逃脫出來的劍,變成了窺探隱私,侵犯個人玩家虛擬id的蠱?”

  “修士的劍已經蒙塵,自己借助公司權限,在虛擬網社交平臺上散播病毒,收集數據,乃至截獲他們登陸《昆侖》的信息流碎片,創造出百毒魔蠱這種連同昆侖和虛擬網,盜取玩家底層數據的病毒?”綠帽想起了自己曾經的扭曲和陰霾。

  百毒魔蠱,利用《昆侖》唯一的漏洞——玩家插上腦機借口后,通過虛擬網發往《昆侖》的數據中轉過程。

  就像是一個防火墻完美無缺的網絡程序,它必然還有一部分數據包是在本地處理的。

  而這就是漏洞所在。

  玩家的意識數據保護十分嚴密,沒有任何一位虛擬修士攻破過,但綠帽在研究病毒,窺探玩家現實隱私的時候偶然發現,完全可以感染玩家在虛擬網中的id,通過虛擬網絡中轉時的破綻,偽裝成上傳數據包,混雜一部分數據上傳到昆侖之中。

  雖然這些垃圾數據大部分都被攔截,但仍然有一部分是符合昆侖規則的。

  這一部分數據就是玩家的情緒數據,貪、癡、嗔、怨、毒、恨……人心百毒,種種情緒皆被他煉化為游戲內的蠱蟲!

  “游戲中能對玩家數據做合法侵入的唯一途徑,就是蠱……”

  隨著綠帽掐動法訣,百蠻山許多玩家身上都一閃而過一個虛幻的蟲影,他們的個人面板中,都有(中蠱)的負面狀態一掃而過。

  無數的百毒魔蠱開始向綠帽發送情緒數據,他身邊環繞的點點金光,百毒金蠶蠱作為蠱母接受這些數據,并將它們和綠帽煉化的那些魔頭結合,一只只仿若虛幻,只在人心之中的猙獰蠱蟲在魔光之中顯化而出。

  旁邊的百毒修羅幡黑光一卷,將這些蠱蟲化為一只只魔蠱精魄,開始煉化進他手中的太陰金煞天龍劍中。

  “經過《昆侖》加密的情緒數據,猶如虛擬網中最為可怕的病毒,有著超乎一切虛擬網權限,更接近虛擬網本質的底層特質。這種特質注定了這些病毒利用的漏洞更加的根本和隱秘。很早之前,引路人就告訴我,《昆侖》不僅僅是一個游戲,更是虛擬網的發端,甚至整個虛擬網,都是在《昆侖》項目的基礎之上延展開來的。”

  “我們的世界之所以變成這個樣子,就是因為虛擬網形成的偶然性,使得一部分財團掌控了虛擬網權限,致使中心區外的城市管理權限漸漸淪陷到了大公司的手中。”

  “中央政府掌控的幾大國有企業雖然控制了中心區,但世界的六成人口,依然生活在混亂之中。虛擬修士的使命,便是斬破這畸形的虛擬網,重新架構公平的虛擬世界,哪怕我們修士就是鉆虛擬網漏洞而生的蛀蟲!”

  “這一切的秘密,關于虛擬網本源的秘密,都藏在昆侖之中。若是你有機會得到一柄典藏法器,就有機會,煉化出自己的‘法器’!:

  “通過數據走私,將典藏法寶轉移到虛擬網中,就成為了修士們最好用的工具!傳說那些掌控虛擬網部分權限的大公司,也是用高階典藏法寶掌握的權限!”

  引路人的話在綠帽而腦海中浮現,他以為自己已經忘記的那些記憶,在這柄典藏法器入手之時,卻都突然生動了起來!

  “老師,那如果你要煉制一柄自己的法器,你想煉制什么?”

  “傳說很久以前,網絡上的作弊玩家被稱為神仙!如果讓我煉制一柄作為虛擬法器,我要煉成能斬殺神仙,將公平帶給所有人的——誅仙劍!”

  無數百毒魔蠱盜取的玩家情緒數據,朝著手中的飛劍匯聚而來。

  一種種他精心煉制,有利用工作之便在公司安全部門盜取的經典病毒,一種種他利用昆侖編譯的變種病毒,都通過虛擬網的中轉,利用玩家的數據輸入,偷渡到了昆侖之中,化為一種種蠱蟲,被他灌入手中的太陰金煞天龍劍!

  “老師!我沒有煉成劍,只是煉出了蠱,成了虛擬網上一個窺探陰私的扭曲蛆蟲!”

  “我曾以為我忘了您的教導,但直到這一刻,我才發現我沒有忘!縱然是魔蠱,也能鑄成誅仙之劍,我已經看到了!昆侖之中那超越人類的智能生命,是真的存在的!”

  “域外天魔不是NPC,不是數據,它是真實存在的!”綠帽的心中怒吼。

  “千萬魔蠱,鑄就神劍!”

  “等到百毒誅仙劍煉成的時候,我就把你們都殺了!毀滅那監視所有人的大數據枷鎖,為你們創造新生!”

  “天降靈珠,乃是另一個不遜于昆侖的虛擬世界本源!我要將這一切都放在‘劍’中,將消息傳遞出去,告訴所有虛擬修士,新世界的希望降臨了!”

  “為此,我必須鑄成此劍,斬殺綠袍!無論天魔是善是惡,無論它對整個虛擬世界有什么圖謀!我只能選擇,將這個消息傳出去……由你們創造未來!”

  “虛擬修士浮塵子,寄語!”

  綠帽將這些數據,這些話寫入了百毒誅仙劍的底層,將這柄漸漸煉成的典藏法器,從手中舉起……

  百毒誅仙劍·九階典藏

  太上天魔·錢晨凌駕于南荒之上的魔影睜開了眼睛,遠在海外的錢晨本體也露出了一絲微笑:“終于抓住了那股偉力的破綻!此方天地的枷鎖囚籠,終究被我撬開了一絲縫隙!”

  魔影垂目下看,一點魔念從他身上倏忽墜入百蠻山,落在了百毒誅仙劍上!

  霍然之間,錢晨只覺自身這一點魔念得到了凝實,轉化為一點靈動的劍光,綠帽掌中百毒誅仙劍驟然躍動,化為一道百丈劍光,撕破了陰風洞上的山體,裂山而出!

  一道煌煌劍光無可直視,貫穿百蠻山的天空,一道猶如彗星尾跡的血痕劃破天際,無盡魔光從血痕之中涌出,朝著百蠻山墜落而去。

  周圍無數毒蟲兇獸,魔化怪物從四面八粉蜂擁而來,匯聚成黑色的潮汐,朝著百蠻山涌去。

  那一柄飛劍散發著攝人心魄的氣息,在百蠻上的上空微微震動發出劍吟,彰顯自己的存在。

  數十萬百蠻山玩家都眼睜睜的看見,匯聚四面八方無窮魔氣,在億萬妖魔呼應之中猶如王者一般的飛劍之上,百毒誅仙劍幾個字緩緩虛化。

  就連九階典藏法寶的后綴也開始扭曲,變換成了十階典藏——

  天魔誅仙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