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歷史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第642章 跑到祖地了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第642章 跑到祖地了

  召見結束,蒙古各部首領各回各家,組織召集人馬跟著大明皇帝去漠北逛一圈,給喀爾喀蒙古的三位大汗上上課,警告一番。

  雖說五百年前是一家人,大家都是成吉思汗的后人,但這幾百年來各部落也沒少干架,為了草場和牛羊,親爹都可以假裝不認識,更別說那些隔了十幾代的親戚。

  安排好了進入漠北的路線,朱慈烺大步走到帳外,只見烏日托正在帳外畢恭畢敬的恭候。

  這家伙原是科爾沁左翼后旗的扎薩克,是最先投靠大明的蒙古首領。

  朱慈烺剛一出來,烏日托連忙恭敬行禮,滿是討好的笑道:“皇帝陛下。”

  朱慈烺伸了個懶腰,來到不遠處一堆篝火前,一只鮮美的小肥羊已經被烤了五六分熟。

  他招呼烏日托道:“過來說話吧。”

  “是。”

  烏日托趕忙小心翼翼的跟了過去,通過這兩個月的了解,他已經摸到了一些這位大明皇帝的脾氣。

  朱慈烺坐在一處虎皮墊子上,搓了搓手挨近篝火烤手。

  烏日托認真的擺弄著烤羊,像是在秀燒烤技術,嘴里還念叨著:“人參能補氣,羊肉可補形,補陰衰,壯陽腎,暖中祛寒,溫補氣血,要想長壽、常吃羊肉”

  一旁的徐盛忽然問道:“敢問令尊多少歲?是否健在?”

  “五十三走的,伯爺為何這么問?”烏日托下意識的問道。

  徐盛呵呵一笑,道:“沒事,好奇而已。”

  烏日托剛準備隆重介紹一番蒙古的特色烤全羊,只聽大明皇帝開口了。

  “烏日托,這些時日,你的功績,朕都看在眼里,也記在心里。”

  得此褒獎,烏日托登時大喜,停下了手中的活,伏地用力磕頭道:“得遇大皇帝陛下,是奴才八輩子修來的福分,奴才愿為大皇帝陛下效死,永不背叛!”

  朱慈烺笑著擺了擺手,“烏日托,你是個明白人,不必如此表忠心,朕想問你,你對目前的蒙古形勢有何看法?”

  烏日托忙恭敬道:“回陛下的話,巴達禮那條喪家之犬,您無需擔心,他是跑不掉的,漠北三位大汗斷然不敢收留他,奴才斷言,他活不過這個年頭!”

  朱慈烺擺了擺手道:“朕不想聽這些,你應該明白,朕想知道什么。”

  烏日托一愣,片刻后立馬反應過來了,大明的皇帝是想知道蒙古各部內部錯綜復雜的關系啊,還有如何收拾才能穩住蒙古。

  也對,這位年輕的大明皇帝雄才大略,打下的土地自然不會放手,他應該是想在蒙古長久的實行統治,好大的胃口!

  思慮片刻,烏日托忙恭敬道:“陛下,奴才認為,想要完全安穩蒙古各部,消滅黃金家族的后患,最關鍵的還是利益分配,只要有充足的草場和牛羊,什么狗屁黃金家族”

  朱慈烺耐心的傾聽著,這個蒙古老頭所說的這番話很直白,話糙理不糙。

  這也說明了,蒙古人很實在,沒有那些花里胡哨的借口說辭,實力做大了就是搶,有實力才是大爺。

  二人邊吃邊聊,聽了半個時辰,朱慈烺才理清楚漠南漠北這一片大大小小幾十個蒙古部落,以及幾十個其他各族部落的關系。

  太復雜了!各種搶場子、仇殺,比電影里那些黑幫搞事情,復雜刺激多了,沒有主角,全是過客!

  漠北,克魯倫河邊,一群穿著如同乞丐的蒙古騎兵絕望的奔跑著。

  “臺吉,明軍的騎兵追來了!”

  前方傳來巴達禮的叫嚷聲:“為何不阻攔?是不想阻攔嗎?”

  小兵欲哭無淚:“臺吉,我們根本擋不住啊,一個百戶中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那你也去死吧!”

  巴達禮偏頭,彎弓射箭,一箭帶走了這位不爭氣還聒噪的部下。

  被追砍的人一般都是不受歡迎的,沒人幫助的巴達禮率領僅剩的數百部下,在茫茫大草原和大漠間穿行,以各自騷動作規避著明軍的追擊。

  面對比兔子還狡猾的巴達禮,李少游追擊的很謹慎,因為他已經進入了漠北車臣汗的領地。

  漠北喀爾喀蒙古一共有三部勢力,土謝圖汗、札薩克圖汗、車臣汗,掌控著漠北的廣大土地,東接呼倫貝爾大草原,西至準格爾汗國,北臨貝加爾湖,南與漠南蒙古接壤。

  喀爾喀三部十年前與清廷修書建立聯系,并遣使朝見,不過他們只是名義上臣服滿清,每年只貢獻一匹駱駝和八匹馬,依舊保持著自己的行政和軍隊,我行我素。

  為防止被突襲和再次中埋伏,李少游下令各營進兵時務必先派夜不收精騎四處打探,遠哨要達一二百里,探明左右前后虛實,清楚某道可進、某地可戰、某處可營、某方有敵兵、某處有糧草等等。

  除了以明敵情,李少游嚴令駐營整齊,大帳前后左右,諸部軍馬分散駐扎,保持警戒,遠端始終要有巡邏的騎兵,做到分番警戒。

  明軍不斷尋找著巴達禮,然而巴達禮則采用游擊戰術,方位變換不定,和明軍玩起了捉迷藏。

  但人要是倒霉起來,連喝涼水也會塞牙。

  正在繞后跑路,玩燈下黑的巴達禮居然撞上了沿著克魯倫河下游進入漠北的明軍主力。

  朱慈烺率著大軍進入漠北,身后還跟著一大票蒙古各部小弟。

  得知巴達禮那衰貨主動上來門來,他非常驚訝,這貨完全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偏闖進來啊!

  好好活著不好嗎?

  沖鋒的號角響起,御林軍如雷而動,數千騎猛沖前方那群懵逼的蒙古軍。

  巴達禮被嚇得險些高血壓犯了猝死,匆忙拼命甩著馬鞭跑路。

  明軍如下山猛虎般沖入敵陣,瘋狂砍殺這群已經跑到絕望的蒙古兵。

  邂逅這些冤大頭,御林軍自然賣力的砍,經過兩三次沖鋒,巴達禮僅剩的幾百號乞丐兵徹底崩潰,丟兵棄甲,四散潰逃。

  自然是巴達禮帶頭跑路的,而且他的逃跑效率很高,一下子溜出去上百里地,一路向北。

  原以為往北天寒地凍的明軍不敢來,會很安全,然而他剛下馬撒泡尿,還沒提起褲子,身后緊追不舍的御林軍就已經趕來了,上來就是一頓猛砍加狙殺。

  巴達禮二話不說,提著褲子就跑,御林軍緊追不舍,一直跟在他后面追殺。

  一路跑到斡難河邊,巴達禮精疲力盡,實在跑不動了,最終被朱慈烺追了上來。

  巴達禮在一群蒙古兵的護衛下,從斡難河河岸打馬而來。

  他清楚,那龍旗寶幡、護衛如云的明軍中,中間那位儀表堂堂的年輕人,想必就是大明的天武皇帝了。

  巴達禮在馬上拱手施禮道:“大明皇帝,如果我說愿意歸順大明,您會放我一馬嗎?”

  朱慈烺與他對視了一眼,笑道:“朕大老遠的跑了三千多里路,你覺得可能嗎?”

  “明白了!”

  巴達禮滿臉失望,他轉頭看著結著厚厚冰層的斡難河,嘆息道:“死在這里,我給祖先蒙羞了。”

  說完,他手中彎刀一抹脖子,痛痛快快的自殺了。

  黃金家族的后裔,上屆科爾沁部部長、土謝圖汗奧巴的長子,巴達禮最終老老實實死在一邊了,走的很安詳。

  內藩蒙古只有一屆土謝圖汗,是當初努爾哈赤封的,奧巴死后,巴達禮子承父業,清廷受封他為土謝圖親王,封號僅次于“汗”。

  漠北三部之一的土謝圖汗叫袞布,和巴達禮除了一個姓氏,應該沒什么關系,找了很多天資料,沒發現這兩人有什么特殊的瓜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