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玄幻 諸天神魔種

第027章 北河歷險記(1)

諸天神魔種 在下拉面控 2619 2020-02-17 17:45

  

   諸天神魔種第027章 北河歷險記(1)

   “我是重生者位面之子,未來的至尊仙王。區區一頭玄水惡龜而已,也敢無視我的招攬。”陳小帆心中大定,看向北河老祖的眼神頓時冰冷起來。

   以他看小說的經驗,只要展露出強大的實力和手段,一定能讓北河老祖俯首稱臣。

   沒錯,就是這么個套路。

   陳小帆不屑的冷哼一聲,表情冷傲的以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沖著北河老祖斬出一刀。

   此時,九科和國安局的人都是臉色難看,恨不得將這個突然跳出來作死的中二病患者按在地上摩擦。

   這個制杖到底是從哪里蹦出來的。

   “小輩,找死!”

   北河老祖一巴掌將刀芒拍碎,再次化作一只龐大無比的巨龜撞了過去。

   陳小帆面色一變,在他的記憶中此時的北河老祖應該已經是強弩之末,沒想到竟然還有這么強的戰力。

   “雷來!”

   這個時候,只見陳小帆掌心雷霆涌動,雷光化作一根雷電長棍,沖著北河老祖化身的巨龜砸了下來。

   轟隆!

   一道雷霆狠狠的砸在北河老祖的龜甲上,可怕的靈力浸透全身,他身上的傷勢又加重了幾分。

   一招轟出,陳小帆身上的靈氣消耗一空,卻是見那只巨龜似乎毫無反應,不由得心中一沉。

   “可惡!哇呀呀呀。”北河老祖眼眸中爆射出一抹驚人的兇光,指著陳小帆大聲咆哮,“小輩,老祖我送你一場造化!”

   不好。

   聽到這番話,陳小帆臉色唰的一下變了。據他所知,一旦北河老祖說出這句口頭禪就代表著他要拼命了。

   下一刻,他的身影暴退百米,驚疑不定的望著北河老祖。

   然而就在他后退的瞬間,北河老祖不僅沒有追殺過來,反而是朝著另外一個方向飛快的逃遁。不到兩秒鐘,就消失在他的視野之中。

   跑、跑了……

   陳小帆目瞪狗呆,回過神來的時候臉上浮起羞惱之色,一陣紅一陣白。

   居然被一只老烏龜給耍了!

   北河老祖當真是不要臉之極。

   榆城雖然是座小城,但要找出北河老祖的蹤跡也沒那么容易。

   一想到自己處心積慮的謀劃落空,陳小帆就覺得肝疼。

   陳小帆捏了捏拳頭轉身就走,卻是被九科和國安局的人攔了下來。

   “你是自主覺醒的野生靈能者?你叫什么名字,什么單位的,把身份證拿出來。”

   九科和國安局的修煉者神色不善的看著陳小帆,要不是有人攔著,他們怕是會忍不住沖上去打爆他的狗頭了。

   “哼,你們還不夠資格知道我的姓名。”

   陳小帆雖然中二但不是傻逼,一旦報出姓名九科和國安局的人一定會順藤摸瓜將他的背景翻個底朝天。

   這個時候若是跟國家暴力機關敵對,肯定會寸步難行。

   但是該裝的逼也一定要裝。

   我逼王豈是浪得虛名!

   “剛才狄科長都已經安撫住了那個北河老祖,要不是你突然出現插了一腳,事情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苗小喬忍不住說道。

   那只巨龜實力深不可測,等它恢復了傷勢說不定會向九科和國安局報復,而且極有可能危害到普通民眾的生命安全。

   不管怎么樣,北河老祖對榆城的平民來說都是一個極大的安全隱患。

   陳小帆冷冷的看了苗小喬一眼,“這又關我什么事。”

   這時,狄科長走了過來對著他說道,“不管如何,你必須要跟我們走一趟,對今晚的事作出解釋。”

   “哈哈哈哈!”陳小帆忽然大笑一聲,“我陳小帆一生行事,何須向你解釋。”

   狄科長:“原來你叫陳小帆。元芳,把這個名字記下來,讓公安局那邊查查這個陳小帆。”

   陳小帆:( ̄﹏ ̄;)

   ……

   次日清晨。

   春光明媚,天氣逐漸轉暖。

   榆城某個小區的綠化帶中,探出一顆黑乎乎的小腦袋。

   “還好老祖我機智,不然就露底了。”化作一只小烏龜的北河老祖搖頭晃腦的從綠化帶里鉆了出來。在方寸界的時候他被九圣山的妖修圍攻,爆了一顆金丹。又在跟陳小帆的戰斗中加深了傷勢,至少半年內無法動用靈力,只能以這個形態現身。

   半年時間對普通人來說并不短暫,但是對修煉了上百年的北河老祖來說,不過是一眨眼的時間而已。

   只要找到一處靈氣充足的洞府閉關個半年,就能恢復過來。

   在心中得意了會。

   北河老祖邁開四條小短腿,朝著一個方向慢慢爬了過去。

   就在北河老祖鉆出綠化帶的時候,一只狗頭突然懟到了他的面前,好奇的湊過腦袋在他身上嗅來嗅去。

   這是一條哈士奇。

   “給老祖滾開,傻狗。”

   北河老祖變成的小烏龜喊了一聲,將這條哈士奇嚇得后退了兩步。

   過了一會,哈士奇看到這只小烏龜還在慢騰騰的爬行,跑過來在他的龜殼上咬了一口。

   咔嚓。

   牙齒出血了。

   嗷嗚——汪汪汪

   哈士奇疼的滿地打滾。

   “雞蛋餅,你在干嘛呢?”這時候,一道胖胖的身影跑了過來。

   趙海波撿起地上的烏龜看了一眼,頓時明白發生了什么,沒好氣的說道,“你這傻狗,看到什么東西都想上去咬一口。磕到牙了吧。”

   趙海波怒搓狗頭。

   然后順手將正在裝死的北河老祖往旁邊的垃圾桶里一丟。

   等到趙海波走后,北河老祖的腦袋才從龜殼里面鉆出來,撲騰著四條小短腿爬出垃圾桶。

   “居然將老祖丟進這么臭的地方,等老祖恢復實力一定要教訓這個胖子,還有那條傻狗。”北河老祖剛爬出垃圾桶,一抬頭卻是看到了兩只烏溜溜的眼睛正在盯著他。

   “嚶嚶嚶。”

   看到眼前這個球型的雪白小獸,此時的北河老祖心中慌的一批。

   噬金鼠!

   該死的,這里怎么會出現噬金鼠?

   玄水惡龜的龜甲防御無雙,但是抵擋不住噬金鼠的牙齒。

   可以說,噬金鼠一族就是玄水惡龜的天敵。

   惹不起,惹不起。

   就在北河老祖打算偷偷溜走的時候,忽然眼前一黑。

   被嚶嚶怪吞進了肚子。

   “小白,你怎么跑這里來了。”

   失蹤了好幾章的林溪走過來,抱著越來越重的嚶嚶怪朝袁曉琳的寵物店走去。

   這時的林溪并不知道,自己懷里的嚶嚶怪在不知不覺中化解了一場危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