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玄幻 諸天神魔種

第198章 放開那個女巫

諸天神魔種 在下拉面控 3645 2020-02-17 17:45

  

   諸天神魔種第198章 放開那個女巫

  “你敢褻瀆希爾薇女王,我跟你拼了。”

  某個傷心欲絕的年輕吸血鬼嗷的一嗓子嚎了出來,眼眸中血光涌動身形化作一道血影撲向林溪。

  下一刻,兩道血色弧光從吸血鬼的手臂處斬了出來,若鋒利的血刃斬向他的肋骨部位。

  就在血色弧光斬開的剎那,林溪身影輕輕晃動輕松的避開吸血鬼的攻擊,就像是瞬間移動一樣出現在吸血鬼身后。

  “你!”

  被一個實力強悍到變態的華夏修士靠近背后,查爾斯登時嚇得菊花一緊,驚起一身冷汗。

  林溪嘴角咧開一個笑容,然后一拳懟了過去。

  兩分鐘后,吸血鬼查爾斯滿臉是血的癱坐在酒吧地板上,目光呆滯,手臂詭異的扭曲。

  希爾薇一臉厭惡的偏過頭去,并沒有因為他的英勇表現對他另眼相看。

  舔狗舔到最后一無所有。

  黑貓酒吧里的吸血鬼都是倒抽一口涼氣。盡管他們猜到了查爾斯可能不是這個華夏修士的對手,但沒有想到身為超凡者的查爾斯全力爆發竟是連華夏修士一根腿毛都傷不到。

  一些蠢蠢欲動想要出手試探的吸血鬼頓時收起了心思,將腦袋埋在桌子上悶聲喝酒,生怕被這個華夏修士注意到,安靜如雞。

  大佬,惹不起。

  酒保淡定的擦著酒杯,似乎對眼前發現的事并不在意。

  每天都有暴躁的吸血鬼在酒吧里發生沖突,早就已經見怪不怪了。

  血族的恢復能力很強,就算不叫救護車他也不會有生命危險。

  這時候,林溪走到吧臺前手指輕輕敲動桌子,對酒保說道,“我想要見酒吧的老板。”

  “老板?”

  聽到老板這兩個字,酒保眼神微變手腕不自覺的抖動了一下。

  黑貓酒吧開門營業了幾百年,至今還沒有人見過酒吧老板的真面目。

  眼眸中的光芒斂去,酒保語氣平靜的說道,“不好意思,老板不會見任何人。”

  林溪點點頭,臉上掛著儒雅隨和的笑容,“既然這樣,那我就炸了這家酒吧。”

  酒保手上正在擦拭的酒杯啪的一聲掉在地上,碎成一堆玻璃渣。

  林溪的語氣輕松自然,就像在說中午吃什么一樣。

  黑貓酒吧開門營業了這么多年,還是第一次有人敢威脅到酒吧老板頭上來了。

  你丫怕是不要命了。

  酒保沉默了一陣,要是老板不出現眼前這個男人說不定真的會把酒吧給炸了。

  “客人,請您稍等。”說著,酒吧轉身走進酒柜后面的一間房間。

  林溪也不著急,慢悠悠的喝著吧臺上的酒。

  這些洋酒的味道他喝不習慣,還不如二鍋頭喝著給勁。

  沒多久,酒保轉了出來對林溪和希爾薇說道,“二位,老板就在里面。”

  酒吧的老板倒是挺神秘的。

  林溪手掌揣進口袋,扣在北河老祖的龜殼上。等會一旦遇到什么危險,就能將杰尼龜……咳咳,是玄水惡龜放出來咬人。

  兩人走進房間后,酒保立刻將酒吧清場,在門外掛上了停止營業的牌子。

  昏暗的房間中,一道蠟燭的微光亮起。

  “你就是老板?”

  希爾薇目光看去,只見一道看不清楚容貌和性別的人影出現在房間的簾子后面。

  靈識發散開來,讓林溪感到奇怪的是簾子后面似乎什么都沒有的樣子,難道是障眼法?

  林溪手扣在龜殼上,暗暗警惕。

  “血族女王,我知道你想要問什么。我這里沒有你想要的答案,你走吧。”飄渺的聲音從簾子后面傳來,那道神秘的身影輕輕搖晃。

  蘿莉音?

  令人詫異的是,黑貓酒吧的幕后老板竟是個蘿莉……

  難道是那種活了幾千歲的妖怪蘿莉?

  希爾薇冷笑一聲,打開手上拎著的黑色皮箱,從皮箱里掏出一碼碼厚實的紙鈔。

  臉上的表情仿佛在說,“老娘有的是錢,你再給老娘說一遍?”

  “特蕾西!你的行蹤是血族長老特蕾西泄露出去的,她早就已經悄悄投靠了弗蘭家族。”簾子后面的聲音飛快的說道。

  果然,沒有人能抵擋住希爾薇的鈔能力。

  希爾薇聞言憤怒的捏緊拳頭,“原來是特蕾西這個小婊砸!”

  “那些狼人也是特蕾西引來的?”

  簾子后面的聲音沉默了下來,林溪感覺到似乎有一道賊兮兮的目光盯著塞滿鈔票的皮箱。

  希爾薇又從箱子里掏出一碼鈔票豪氣的拍在桌子上。

  真.財大氣粗。

  “對,特蕾西跟狼人家族的首領卡迪斯早有勾結,她想利用狼人的力量除掉你,然后接管吸血鬼家族,成為新一任的吸血鬼女王。”

  這個血族長老特蕾西還真是一朵不甘寂寞的交際花,跟誰都有一腿。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風貫入幽暗的房間。

  燭光熄滅,黑暗中一道影子飛快的掠了過來。

  “老娘的錢!”

  希爾薇小手一摸,發現她身邊那只塞滿了鈔票的箱子突然就不見了。

  眼眸中浮現起一抹靈光,林溪看到一道黑影正挾裹著箱子飛快的逃跑。

  小偷!

  說時遲,那時快。

  林溪將口袋里的玄水惡龜丟了出去,“就是你了,杰尼龜!”

  下一秒,房間里傳來一陣驚恐的尖叫聲。

  打開房間里的電燈,林溪和希爾薇看到一只毛發柔順長相甜美可愛的黑色波斯貓,此時正被老污龜壓在身下,可愛的貓臉上滿是驚恐的表情。

  “波斯貓?”

  沒想到黑貓酒吧的老板,還真是一只貓。

  老烏龜的腦袋湊過來,搖著粗短的尾巴不停的在波斯貓身上聞來聞去,眼神中流露出好奇之色,“這只貓身上有冥界的氣息。”

  “你不要過來啊!”

  波斯貓慘叫出聲,兩只肉乎乎的爪子使勁的撓著老烏龜的龜殼,拼命的掙扎起來。

  只是波斯貓越掙扎,老烏龜就越興奮。

  伸出龜爪在波斯貓柔順黑亮的毛發上一陣狂擼。

  “老妹,你也是從冥界來的?咱倆是老鄉啊!”

  波斯貓眼眸中閃過羞憤之色,喵喵喵的叫了起來,想要將老烏龜一腳踢開。然而不管它怎么掙扎,都無法將重若萬鈞的老烏龜踹開。

  林溪一臉無語。

  走過來將老烏龜從波斯貓身上提了起來,放在一邊。

  此時,那只蘿莉音的波斯貓目光呆滯,一臉生無可戀的表情,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它還是個1800歲的孩子。

  過了一會,波斯貓放棄的抵抗一屁股坐在冰涼的地板上,兩只小爪子抱著一堆鈔票,怎么也不肯松爪。

  看到波斯貓這副財迷的樣子,希爾薇不禁啞然失笑,看了身邊的林溪一眼。

  這只喵跟他一樣,死要錢。

  “我叫克莉絲安娜,是一個女巫。”

  女巫?

  林溪和希爾薇面面相覷,女巫在西方文化中就是指使用巫術、魔法和占星術等超自然能力的巫師。

  在西方的歷史中曾經有一段時間將女巫妖魔化,發起聲勢浩大的“女巫審判”活動。

  借著獵殺女巫的名義,這這段時期內有超過十萬人被處死。

  因為黑貓被認為是女巫的寵物,也曾一度遭到捕殺,最終導致黑死病在歐洲大規模傳播。

  聽到這只波斯貓自稱是女巫,希爾薇臉上不由得流露出詫異之色,“女巫竟然還沒有滅絕?”

  克莉絲安娜兩只小爪子叉在腰上,修長的貓腿搭在一起,“事實上,女巫一脈從未斷絕。”

  “別看我這樣喵,我可是一位偉大的女巫,喵。”說著,克莉絲安娜的小臉上露出驕傲的表情。

  在老烏龜的淫威下,克莉絲安娜將自己的來歷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原來這只波斯貓還真是一位女巫身邊的寵物,后來那個女巫被教堂騎士追殺。臨死之前在它身上施了什么巫術,讓它能夠一直活到現在,而且學會了女巫遺留下來的魔法和占卜術。

  至于克莉絲安娜身上的冥界氣息,是那個女巫留下的。

  克莉絲安娜擅長占卜術,對戰斗不是很在行,才會被他們輕易抓到。

  “占卜?那就跟天橋底下算命的大師差不多是一個意思。”林溪摩擦著下巴,好奇的說道。

  對于西方這邊的占卜和占星術沒什么研究,就知道個星座。

  “哼,別將本女巫跟那些神棍騙子混為一談,占卜術是一門高深的學問。”

  希爾薇想了想,對克莉絲安娜說道,“那你給我們占卜一下。”

  克莉絲安娜伸出一只軟乎乎的貓爪,“占卜一次5000塊。”

  這么貴?

  希爾薇倒是不在乎錢,大方的掏出一疊鈔票遞到克莉絲安娜的爪子上。

  克莉絲安娜眼睛發光捏著鈔票嘿嘿嘿的癡笑起來。

  笑了一會,克莉絲安娜在房間里找出一個水晶球,開始為林溪和希爾薇占卜。

  光線昏暗的房間里,克莉絲安娜的貓爪在水晶球上不停的摩擦,嘴里念叨著一段晦澀難懂的古代咒語。

  大概過了兩分鐘,水晶球里的迷霧散開,透出一抹濃郁的血光。

  “這是什么意思?”

  看到水晶球里的血光,希爾薇一頭霧水。

  克莉絲安娜沉默了半響,才開口說道,“這說明你們將會有血光之災,喵。”

  話音剛落,一陣劇烈的爆炸聲在黑貓酒吧中響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