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玄幻 諸天神魔種

第242章 恐怖如斯的極霸散人

諸天神魔種 在下拉面控 3708 2020-02-17 17:45

  

   諸天神魔種第242章 恐怖如斯的極霸散人

  刀神世家的修士一擁而上,將楚云飛從章魚怪手里救了出來。

  “嚶!”楚云飛目光呆滯,一副被玩壞的表情,嚶嚀一聲當場暈在一個精壯大漢的懷里。

  看到楚云飛凄慘的模樣,在場的修士都是倒抽一口涼氣,頓時沉默了下來。

  這只章魚怪實在太鬼畜了,竟然連男人都不放過。

  要是他們被章魚怪咸濕的觸手抓到,然后吊起來當著這么多同道的面調(和諧)教成嚶嚶怪……

  只是腦補一下,就讓人不寒而栗。

  惹不起,惹不起。

  年輕的女性修士滿臉通紅,看向章魚怪的眼神充滿了嫌惡、畏懼以及那么一丟丟的好奇和渴望。

  “怎么會有這么鬼畜的妖獸,惡心心。”

  玄女宗的弟子姍姍來遲,正好看到了楚云飛被章魚怪抓住的一幕,游艇上的泳裝妹子臉色都是有點不太好看。

  “青璇師姐,有這個觸手怪擋路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順利登島。我看還是繞路吧。”

  “要繞過去恐怕還要浪費不少時間,咱們人多直接殺過去弄死它。”

  “小sao貨,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就是想嘗嘗被觸手襲擊的滋味。”有人一針見血的指出小師妹的企圖。

  小師妹臉頰一紅。

  我不是,我沒有,你不要胡說。

  李青璇掏出手機調整好角度拍了一張美美噠自拍,擰著黛眉說道,“不要鬧了。如果現在繞路恐怕天黑之前都到不了仙山,咱們跟其他同道商量一下,硬闖過去。”

  雖然硬闖風險很大,但卻是成功率最高的。

  這片海域上聚集了幾千號修士,章魚怪不可能顧得過來。

  幾千號修士一起沖過去,總有人能夠突破防線抵達仙山那邊。

  至于被章魚怪盯上的倒霉蛋,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除了玄女宗之外,其他修行宗門和道場的人也是這么想的,最好就是讓這些散修當炮灰吸引章魚怪的注意,他們趁機沖過去。

  雖然這樣一來肯定會有不少人犧牲。

  為了求得仙緣,也只能死道友不死貧道了。

  但現在的問題是,這些散修也不傻誰愿意去當這個炮灰?

  “這只章魚怪就是你說的小八?”林溪站在玄水惡龜的龜殼上,目光穿過烏泱泱的修士大軍,落在章魚怪身上。

  “對!小八是九尾大人養在海里守護仙山的海獸,它不會攻擊我的。”阿貍一臉篤定的說道。

  “那我們走吧。”

  林溪說完,玄水惡龜徒然加快速度朝著仙山的方向掠了過來。越是靠近仙山,他們就越是能感覺到這座仙山的龐大和巍峨。仙山之中煙嵐裊裊,云霧翻騰,仿佛真的有仙人居住在山里。

  “都給老祖讓開!”北河老祖毫不客氣的將擋在面前的船撞開,大搖大擺的游了過去,引來一陣驚呼和咒罵。

  “我靠,這只王八撞過來了,快閃開。”

  “開這么快干嘛,趕著去投胎啊,沙雕!”

  “吔屎啦你!”

  “咦,上面好像還站著人。難道他們是騎著烏龜渡海過來的?”

  就在這時,這些修士驚訝的發現玄水惡龜的背上站著不少人,紛紛露出驚奇之色。

  最讓他們感到奇怪的是,這些人里竟然還有一個小蘿莉。

  那個小蘿莉貌似正在,做作業?

  宋家的修士冷笑一聲,幸災樂禍的說道,“真是愚蠢,一來就得罪了這么多人。這些修士一人一口吐沫,都能淹死你們。”

  “小聲點,你不知道烏龜背上站著那人是誰?”宋家這邊的先天修士面色一變,連忙呵斥了一聲。

  “三叔你在說什么,我怎么可能認得那個沙雕。”

  “你連極霸散人都不認識?站在他身邊的那個女人是四圣堂的朱雀御使。”

  極霸散人!

  就是傳說中一拳滅十虎,三拳沉航母,五拳斗上帝,十拳創世紀的那位?

  宋家修士渾身一僵,臉上的冷笑徹底消失,在心中默念“你看不見我,你看不見我。”

  這時候,玄女宗游艇上一群鶯鶯燕燕的女孩也注意到了騎著玄水惡龜的林溪。

  “咦,他們直接就朝著章魚沖過去了!”

  “極霸散人大戰觸手怪?這么刺激的嗎。”

  “師姐,我們要不要上去幫忙啊?”

  李青璇思考了一下,“章魚怪沒那么容易對付,還是提醒他們一聲。”

  話音剛落,一條粗大的章魚觸手從海中伸出,狠狠的抽向北河老祖。

  北河老祖冷哼一聲,張口噴出一股黑色的水柱,將鋼鐵澆鑄般的章魚觸手震開。

  林溪看著阿貍問道,“你不是說章魚怪不會攻擊我們嗎?”

  “可能是它沒有發現我在這里。”阿貍撓了撓頭,縱身一躍跳到北河老祖碩大的頭顱上,沖著章魚怪喊道,“小八,是我啊,阿貍!”

  章魚怪的目光投射過來,然后一股高壓水槍從海面下激射而出。

  阿貍嚇了一跳,連忙躲開章魚怪的攻擊。

  “怎么肥四?小八怎么不認得我了。”阿貍一臉沮喪與失落,它跟章魚怪是從小玩到大的交情,說好的做彼此的天使呢?

  林溪靈識發散開來,察覺到章魚怪的情緒似乎有點不太正常。

  發狂了?

  “交給我了。”

  只見林溪腳掌輕輕一踩,玄水惡龜登時感覺身體一重沉進水下幾寸。然后,他的身影在龜殼上拔地而起,瞬間沖到章魚怪面前。

  說時遲,那時快。

  一條觸手猶如閃電般抽了過來,強大的吸附力使得躍到半空中的林溪失去平衡。

  磅礴的靈力涌出,但見他一腳蹬在章魚怪濕滑的觸手上,然后借力沖向章魚怪巨大無比的腦袋。

  眼眸中透出淡金色的光芒,林溪開啟斗字訣,戰斗力瞬間增幅十倍。

  哼哼哈嘿!

  就在阿貍眨眼的瞬間,林溪閃電般的轟出一拳,就像是一顆流星從天而降,挾裹著萬鈞之力砸在章魚怪的腦袋上。

  霸占這片海域的章魚怪噴出墨汁,巨大無比的身軀頓時沉進了海里。

  濃郁的墨汁在海面上暈染開來,仿佛將這片海域變成了冥海。

  然后,北河老祖背上一沉。反應過來的時候,林溪重新站在了它的背上。

  章魚怪跟北河老祖一樣是金丹境的妖魔,沒那么容易被林溪一拳就打死,只是暫時暈了過去。

  這一刻,嘈雜的海面上頓時安靜了下來。

  一拳之威,恐怖如斯!

  “結束了?”

  “好強,這就是極霸散人的真正實力嗎。”

  “太可啪了,看得姐都要氵顯了。”

  圍觀的吃瓜群眾都是目瞪口呆,一些專門修煉房中之術的騷浪女性修士都是面泛桃花,下意識的夾緊了大長腿。

  “一群騷雞!”

  玄女宗的小師妹看到旁邊幾位師姐發浪的樣子登時臉頰一紅,扭過頭去。

  我還是個寶寶,為什么要讓我看這些。

  章魚怪沉進海里了,也就是說他們可以進去了。

  反應過來的修士嗷嗷叫著,各顯神通加快速度朝著仙山的方向沖了過去。

  “小輩,剛才那只小章魚有點不正常。”這時,北河老祖的聲音在林溪腦海中響了起來。

  “什么意思?”

  “它好像是入魔了。”

  所謂入魔,廣泛來講就是心中的欲念無限膨脹,導致修煉者失去理智,精神混亂的情況。

  在修行界中入魔的情況并不罕見,一般情況下入魔的修士會變得極度殘暴嗜殺,最后癲狂而死。

  但這只章魚怪比較特殊,在魔障的影響下它變得極其……鬼畜。

  以使用觸手玩弄獵物而樂,最可怕的是章魚怪就連男人也不放過。

  刀神世家的楚云飛,就是受害者之一。

  解決掉了攔路的章魚怪后,海面上風平浪靜。

  一個小時后,幾千號修士有驚無險的登上了仙山,順利的讓人有點不敢置信。

  “阿貍,你的師尊就在仙山之頂修煉?”鳳舞抬起頭看了看這座高聳入云的巍峨仙山,不由得皺起柳眉。

  站在山腳下抬頭望去,一眼望不到盡頭。

  恐怕一天時間連仙山的三分之一都走不完。

  阿貍乖巧點頭,小心提醒道,“山里很多地方都非常兇險,有些危險區域就是師尊也不敢輕易踏足。所以一般情況下,我們都是待在師尊身邊修煉,不能到處亂跑。”

  “如果在山中迷路的話,十有八九就回不來了。”阿貍眼眸中透出悲傷之色,“阿貍有好幾個小伙伴就是誤入那些危險區域失蹤的,連師尊也找不回來。”

  聽阿貍這么一說,仙山之中到處潛伏著未知的危險,一旦迷失方向恐怕就回不去了。

  突然間,人群中傳來一陣興奮的驚呼。

  “仙人!”

  林溪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在這些修士面前不遠的地方,出現了一排白玉雕琢的仙人雕像。

  這一排仙人雕像共有八座,這些雕像神態各異,栩栩如生。看上去就像是活生生的仙人下凡一樣,仙氣十足。

  此時,這些修士的目光被這八座仙人雕像吸引,直勾勾的看著栩栩如生的仙人,眼眸中透出貪婪之色。

  林溪心中一動,八座雕像出現的似乎有點詭異。

  “阿貍,你見過這些雕像嗎?”

  阿貍茫然的搖搖頭表示沒有見過,一臉認真的說道,“師尊跟我說話,在山里只要碰到奇怪的東西,一定要離的越遠越好。”

  但就在此時,早就按捺不住的修士就像打了雞血一樣,沖著八座仙人雕像撲了過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