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玄幻 諸天神魔種

第234章 青龍大佬的身份

諸天神魔種 在下拉面控 3995 2020-02-17 17:45

  

   諸天神魔種第234章 青龍大佬的身份

  “王叔,給你添麻煩了。”

  四圣堂的修士離開后,林溪一反剛才狂拽酷炫吊炸天的氣勢,在青龍大佬面前就像一只溫順的小綿羊。

  若是鳳舞和秦昊然在場看到這一幕肯定會詫異無比,林溪竟然跟四圣堂的青龍大佬是老相識。

  “沒事。”屬下都離開后,青龍大佬登時放飛自我,半躺在沙發上愜意的摳著腳,“秦昊然天賦很強但眼界和格局都不行,敲打一下對他來說有好處。”

  “原來王叔是把我當成了敲打秦昊然的棍子啊。”林溪開玩笑的說了一句。

  青龍大佬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十幾年不見沒想到你個兔崽子倒是出息了,出道才不到一年就到處搞事。你知不知道,黑暗超凡界已經派了好幾批殺手過來搞你。要不是我在暗中將那些殺手解決,你早就涼了。”

  還有這回事?

  “王叔,謝謝哈。”他的心中涌起暖流,沒想到王叔在背后做了這么多。

  “謝就不必了,我也好久沒跟你爸喝酒了。過兩天,我帶幾瓶好酒過去登門拜訪。”

  沒有人知道,青龍大佬以前是住在林溪家的隔壁鄰居老王,跟他們家是蹭飯之交。以前年輕的時候,青龍大佬還是條單身狗由于沒人在家做飯經常到林溪家蹭飯,跟林溪老爸是酒桌上的老友。

  青龍大佬可以說是看著林溪長大的,對他就像是親兒子一樣。

  然而年輕時候的青龍大佬在林溪家隔壁住了幾年后,突然有一天悄無聲息的搬家了。林溪老爸注意到隔壁老王好幾天沒有過來喝酒蹭飯,過去敲門才知道他已經搬走了。

  從此以后,他們家就跟王叔斷了聯系。

  只是林溪沒有想到,再次見到王叔的時候,他竟然成為了四圣堂的話事人,青龍御使。

  一身金丹境巔峰的修為無人敢惹。

  青龍大佬的本名叫王鐵根。

  嗯,是個很有內涵的名字。

  林溪有點理解為什么四圣堂沒有人知道青龍大佬的本名,遇到敵人的時候報出青龍大佬的名字,怕是會把對方活活笑死。

  在下四圣堂青龍御使,金丹修士王鐵根!

  這畫面太美,他不敢看。

  “你想不想加入四圣堂,你要是想來我可以給你開個后門。”兩人嘮了一會,青龍大佬突然話鋒一轉提起讓他加入四圣堂的事。

  “開后門?這有點不太好吧,會不會有人在背地里質疑濫用私權任人唯親。”

  青龍大佬不在意的扣了扣鼻子,“反正也沒有人知道我跟你之間的關系。”

  林溪:???

  什么關系,你說清楚一點。

  我他媽有點慌啊。

  “你爸沒跟你說嗎,有次我跟你爸喝酒的時候他硬是要讓你做我干兒子。那一次我酒喝多了,一上頭就答應了。”青龍大佬嘴角露出慈父般的笑容。

  “……”林溪一臉無語,估計老爸當時喝多了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有這回事。

  說起來,他等于是平白無故多了個干爹出來。

  “王叔,加入四圣堂的話就免了。你是知道我的,我就想做一條安靜的咸魚,沒那么大的理想和抱負。”林溪想了想,一本正經的說道。

  青龍大佬并沒有覺得意外,似乎早就預料到了林溪會拒絕。

  “人各有志。既然你不愿意成為正式成員,那就在四圣堂掛個顧問的虛職,有什么事我也可以照看著點。”

  話都說道這個份上了,林溪要是再不答應就有點情商太低了。

  要是惹得青龍大佬不痛快了,以干爹的名義揍他一頓,真是哭都沒地方哭去。

  “那好吧。不過這個顧問需要干點什么?”

  “每個月來總部開一次會,若是遇到棘手的事件順手幫個忙就行了。還有,顧問每個月還能領取一筆辛苦費,如果幫忙破案還有提成。”說到這里,青龍大佬拍了一下腦袋,“差點忘了,你小子現在不差錢了。”

  “既然這樣,那這筆錢就……”

  “呃,王叔你可不能克扣員工福利啊!”

  林溪連忙插嘴。蚊子再小也是肉,好歹也是一筆收入怎么能不要。

  雖然他家里有礦,但平時的花銷也大啊。

  道場里還有一群嗷嗷待哺的寵物在等著他回去投食。

  這年頭,養個靈寵比養孩子花銷還要大,林溪恨不得一塊錢掰成兩半花。

  “這么說,你是答應了。”青龍大佬王鐵根嘿嘿一笑,眼眸中流露出奸計得逞的笑容,“對了,還有一個消息你可能會感興趣。”

  “萬妖盟的盟主蘇憐月你應該知道吧。”

  不等林溪回答,青龍大佬繼續說道,“蘇憐月是一頭從民國時期活到現在的九尾狐妖,她曾是你爸的大學老師,也是他的夢中女神。”

  夢中女神?

  這話要是讓老媽聽到,非得讓他跪榴蓮直到把水果店跪倒閉了不可。

  “這是你爸喝醉酒無意間跟我提起過的。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目擊到這只九尾狐妖在蓬萊出現過。”說著,青龍大佬在電腦上調出幾張照片,蔚藍的天空之上一只豎著九條尾巴的狐妖踏著云彩若傳說中的狐仙一般。

  從照片上看,林溪推測蘇憐月妥妥的已經突破金丹境了。

  都上天了,還能不是金丹?

  “有消息說,九尾狐妖找到了一座仙山,并且在仙山之中發現了仙道傳承。目前為止,已經有不少修行世家和宗門收到了這個消息,準備前往蓬萊尋找仙山。”青龍大佬頓了一下,憂心忡忡的說道,“不過這個消息來的詭異,直到現在也查不到消息的來源。”

  “難道里面有什么貓膩?”

  林溪琢磨了一下,這消息來源不明,似乎嗅到了一絲陰謀的味道。

  “我們調查到除了華夏這邊的修行世家和宗門外,還有海外勢力也插手了。修真委員會怕鬧出什么亂子,讓四圣堂派人過去參與調查。”青龍大佬的意思很明顯了,以林溪跟萬妖盟還有蘇憐月的交情,肯定要去一趟。正好可以順路調查一下這次的事件,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搞鬼。

  “這么亂?”

  林溪想了想,這么多修行世家和宗門都盯上了蘇憐月和她身上的仙道傳承,還有海外勢力插手。

  只怕用不了多久,整個蓬萊市都會亂成一鍋粥。

  “這次可能會有一些隱世的金丹修士出手,我讓鳳舞配合你進行調查。”按照青龍大佬的說法,不少傳承了百年的修行世家里都有金丹修士坐鎮。只是這些金丹修士壽元將盡,大多數都在閉死關突破境界想辦法延長壽元,沒有功夫出來搞風搞雨。

  但是這次仙山出世,卻是將很多閉關中的金丹修士給炸了出來。

  若是能夠找到仙山說不定就能獲得突破修為延長壽元的契機。

  林溪沉吟半響,姜還是老的辣。這些活了幾百年壽元將盡的金丹修士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燈,必須小心應對。

  “王叔你說的這些金丹修士跟你比實力如何?”

  青龍大佬想了一下,表情凝重的說道,“由于修煉功法不同金丹境的修士實力有強有弱,差距很大。普通的金丹修士我一巴掌能拍死一堆,但這些金丹修士也不全是菜雞,有的金丹老祖連我也要忌憚三分。”

  聞言,林溪眉頭皺了起來,“這么說,這次任務恐怕會有極大的風險?”

  “你小子也會怕?”

  青龍大佬嘿嘿笑了一聲,故意刺激他說道。

  這時候,林溪沉默了下來過了一會才緩緩開口說道,“這次任務風險那么大,得加錢!”

  聽到“得加錢”這三個字,青龍大佬剛喝下去的一口熱茶噴到了他的臉上。

  在四圣堂掛了個顧問的職位后,林溪也算是半個編制內的公務人員了,感覺渾身上下充滿了正能量,對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理解的更加透徹了。

  跟鳳舞討論了一下這次任務的情況,林溪披星戴月的回到了道場。

  以他現在的實力,加上玄水惡龜、噬金鼠、離火神蟾和斗戰神猿一眾強力的神奇寶貝……御獸,這套陣容對付普通的金丹修士沒有什么難度,簡直就是爸爸打兒子。

  但如果遇到金丹巔峰的妖魔和邪修,就有點吃力了。

  畢竟,目前為止林溪手中明面上的金丹境御獸,就只有北河老祖一個。

  所以在出發之前,他打算先提升一下實力。

  把這只幽靈龍搞到手!

  死靈世界,黑暗森林之中。

  一道幽影在夜幕下出現,以極快的速度朝著黑暗森林這邊掠了過來。

  就在這時,正在夜色中盤旋的幽靈龍聞到了一股濃烈的香氣,不由自主的朝著氣味傳來的方向飛了過去。

  “幽冥果!”

  幽靈龍的目光穿透重重黑瘴,發現了那顆掛在樹枝上猶如惡魔果實般的幽冥果。

  只要吞了這顆幽冥果她就能再次進化,找到那個殺死自己讓她變成亡靈的兇手復仇。

  但在這一刻,她卻是猶豫了起來。

  幽冥果對于亡靈生物來說是價值連城的圣物,怎么會這么隨意的懸掛在樹枝上。最重要的是,每當一顆幽冥果出世都會引來數不盡的死靈進行爭奪。

  然而現在卻是格外安靜,就連一只食靈禿鷹都沒有。

  事出反常必有妖!

  此時,幽靈龍智商上線,沒有貿然接近那顆可疑的幽冥果。而是在附近盤旋起來,觀察著周圍的動靜。

  幽靈龍在空中盤旋了兩個小時后,終于是忍不住了,泛著幽光的眼眸中透出一抹神采。

  只要她的速度足夠快,得到幽冥果之后立刻就跑,不管有什么陷阱都拿她沒有辦法。

  對,就是這樣。

  想到這里,幽靈龍身影一閃猶如一道雷光刺破黑暗無邊的夜幕,沖向掛在樹枝上的幽冥果。

  一抹幽光掠過。

  就在幽靈龍將那顆幽冥果搶到手的瞬間,只見一道人影挾裹著金色雷霆撕裂暗沉的天空,狠狠的撞在幽靈龍的身上。

  轟隆!

  震耳欲聾的雷鳴聲在幽靈龍腦海中炸開,嚇得她差點尿了。

  “是那個該死的人類!”

  幽靈龍驚叫出聲,想要加快速度逃走的時候卻是已經晚了。

  只見林溪化作金色雷霆狠狠劈在她的背上,幽靈龍渾身一顫不受控制的從半空中墜落到了地面。

  “吃了我的寶貝,就是我的人了!”

  林溪騎在幽靈龍背上,發出嘿嘿嘿的鬼畜笑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