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玄幻 諸天神魔種

第251章 一口仙元

諸天神魔種 在下拉面控 3620 2020-02-17 17:45

  

   諸天神魔種第251章 一口仙元

  一爪落下,天崩地裂。

  仙獸之威恐怖如斯,哪怕只是仙獸死亡后留下來的遺骸依舊擁有極為恐怖的力量。難以想象在仙獸活著的時候是何等的強大。

  然而讓林溪感到心驚肉跳的是,這九只道境巔峰的仙獸卻是都死在了斬仙殿中,就連遺骸都被煉成了粽子。

  難道這些斬仙殿之主的手筆?

  如果真是這樣,那這位斬仙殿之主的修為簡直難以想象。

  按照諸天世界的實力劃分,金丹之上是斬靈,斬靈之上才是道境。這九只仙獸生前是道境巔峰,復蘇的遺骸境界肯定不可能是巔峰,最多也就是斬靈層次。

  即使如此,在場的幾千號修士就是綁在一起,也不夠它一只的。

  金丹跟斬靈只差一個境界,但實力上卻是有著無法彌補的巨大差距。

  諸天世界,最菜的斬靈修士都能一只手吊打十個頂級金丹,不打折扣的。

  北河老祖也是頂級金丹,遇到斬靈仙獸一樣只有逃跑一條路。

  當遮天蔽日的恐怖巨爪挪開,林溪的身影消失在了深不見底的裂縫之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林溪猛然睜開眼睛。

  只見面前一個又大又白的饅頭懟到了他的臉上,輕輕搖晃。

  噗——

  戒魯一張小臉憋得通紅,憋了半天才崩出一個屁來。

  林溪反應過來這個又大又白的東西是戒魯的屁股,登時臉一黑猛地坐了起來。

  靠,一股子小龍蝦的味道。

  “我把林溪師兄一屁崩醒了!”看到林溪醒來,戒魯高興的歡呼一聲。

  呵呵,你還很驕傲啊。

  林溪順勢將小和尚抓了過來,在他肉嘟嘟的屁股上揍了兩下。

  讓你皮!

  “這里就是斬仙殿的第二層?”放開戒魯,林溪抬頭望了一眼他們跳下來的地方。他們所在的位置是斬仙殿的第二層,周圍黑漆漆的伸手不見五指,感覺非常空曠的樣子。

  那么問題來了,現在要往哪邊走?

  想到這里,林溪將阿貍拎了過來,“你知道仙山中有這樣一座地下宮殿嗎?”

  阿貍一臉茫然的搖搖頭,“不知道呀。”

  “那你能感知到蘇憐月的位置嗎?”林溪想了一下,繼續問道。

  阿貍閉起眼睛感知了一下,眼眸中突然透出驚喜之色,“感覺到了,師尊就在這里。我帶你們去找師尊,她一定有辦法出去。”

  說著,阿貍走在面前帶著林溪和四圣堂還有天龍寺的修士,朝著斬仙殿深處走去。

  以阿貍的路癡屬性,林溪覺得讓這只小狐貍帶路有點不靠譜。但這座斬仙殿比迷宮還要難走,在沒有人知道路怎么走的情況下也只能相信她了。

  “白道友,我卡上還有五千萬軟妹幣。只要你肯跟我下一窩王八蛋,老祖我保證你下半輩子衣食無憂。”

  北河老祖不愧是老污龜,這種情況下還不忘跟小母龜白素素撩騷,忽悠她下蛋。

  “呸,惡心!我才不要跟你下蛋呢。”白素素鄙視的呸了一聲,她是高貴的玄武靈龜,怎么可以被這只黑不溜秋的老污龜玷污,還要給他下蛋。

  想都不要想!

  “白道友你先不要著急拒絕,天上地下能夠配得上你的,也就是只有老祖我了。”北河老祖為了讓白素素給他下一窩王八蛋,非常不要臉的說道,“實不相瞞,老祖我的本名是愛新覺羅.北河,擁有尊重的皇室血統,是經過皇家認證的純種靈龜。”

  “若是咱們兩個的血脈能夠結合,一定能誕生出血脈最強的靈龜后代。”

  “你太丑了,下不去手。”白素素一針見血的說道。

  “……”北河老祖感覺心口像是被人插了一刀,沉默了半天才咬牙說道,“我可以去整容。”

  為了跟玄武靈龜下蛋,它也是拼了。

  “抱歉,你太黑了。”

  撲哧。

  林溪忍不住笑出豬聲,沒想到老污龜也有今天。

  但就在下一刻,他仿佛想到了什么笑聲戛然而止,“等一下,你怎么會有這么多錢的?”

  “都是從你賬戶里轉的,身為老祖的座下童子,你的錢自然是老祖我的。”

  北河老祖仰著頭顱,理直氣壯的說道。

  “靠,我什么時候成你的座下童子了。”林溪一頭黑線,旋即想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還有,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賬戶密碼的?”

  “不光是我,那只噬金鼠還有猴子它們都知道。它們還偷偷用你賬戶里的錢買過寵物口糧、高檔寵物玩具、高級寵物窩、進口水果、純金磨牙棒……”

  這群敗家的逆子!

  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林溪平復了一下心情決定回去就改賬戶密碼,“剛才那個怪物是怎么回事,都變成一副骨頭還能動。難道真的有魁拔之類的妖魔?”

  “應該是,看樣子是有人將仙獸的殘魂拘在了遺骸之中。這幾只仙獸雖然生前是道境巔峰,但現在只剩下一縷殘魂和殘軀,境界跌落到了斬靈層次。不足為懼。”北河老祖牛逼哄哄的說道。

  不足為懼?

  林溪記得剛才跑最快的就是這只老烏龜。

  “斬靈,竟然這么強?”面對斬靈層次的仙獸時,那股恐怖無比的壓迫力絕不是金丹巔峰修士能夠相提并論的。

  到目前為止,地球上還沒有一個人類修士可以突破金丹達到斬靈層次。

  若是這九只仙獸離開斬仙殿足以橫掃地球上所有的修士,就連核彈都對付不了它們。

  “諸天世界中一些擁有完整傳承的高階神魔種異獸,一出生就是先天境,成年后不用怎么修煉就能輕松突破到斬靈層次。對于高階神魔種來說,從斬靈開始才真正踏上修行之路。”

  聽到北河老祖這么說,林溪目光投射過去好奇的問道,“那你怎么修煉了五百年還是金丹?”

  “哼,玄龜一族壽命悠長,活個幾萬年都是稀松平常。按照玄龜一族的年齡算,五百年的玄龜也還未成年。”

  翻譯過來就是,我還是個五百歲的寶寶。

  呵呵。

  這么一說,那老污龜剛才求偶的行為就是屬于早戀了。

  就在幾人一邊聊天一邊趕路的時候,忽然間黑暗中傳來一陣嘩啦啦的聲音,好像是鎖鏈在擺動。

  “什么聲音?”

  “小心點,這里有問題。”

  “阿彌陀佛,小僧來打頭陣。戒魯,注意奶好我。”天龍寺的洋和尚開啟金身,一馬當先的沖在隊伍前面,對后面的人招了招手,“來次狗,法嘍米!”

  雖然聽不懂洋和尚的塑料英語,但后面的人還是看懂了他的手勢,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

  嘩啦啦。

  鎖鏈擺動的聲音更加清晰,就在此時一道人影若閃電般的撲了過來。

  這個人的手腳似乎被鎖鏈束縛著,撲過來的時候發出鎖鏈在地面上摩擦拖動的刺耳聲音。

  “何方妖孽!”

  洋和尚怒喝一聲,將戒魯擋在身后不敢掉以輕心。

  沉悶的撞擊聲響起,開啟了金身的洋和尚身上的僧袍寸寸碎裂,直接被這道身影撞飛出去。

  好硬的肉身!

  洋和尚怒目金剛法身已經修煉到小成境界,一身肌肉硬的不行,絕對是下副本的主力坦克。

  但只是一個照面,他的怒目金剛法身瞬間崩裂,受了不輕的傷勢。

  這道身影到底是人是鬼?

  眼眸中靈光閃動,林溪的目光落在這道神秘的身影上,頓時心中咯噔一下。

  出現在他們面前這個披頭散發的神秘修士,琵琶骨被幾根手腕粗的鋼精鎖鏈穿透,背后插著十多支長矛,就像刺猬一樣。

  林溪注意到,這神秘修士不知道死去了多少年但肉身卻是沒有腐爛,完好的保存了下來。他的身上披著一層玄鐵鑄造的重甲,像是在演古裝戰爭片一樣。

  “這是在斬仙殿里受刑的仙兵?”

  北河老祖看到這個仙兵身上的玄鐵重甲,立刻猜出了他的身份。

  洋和尚倒飛出去的瞬間,林溪的身影在原地消失。

  一顆拳頭毫無征兆的從黑暗中沖出,帶著摧枯拉朽之勢轟了過來,就像核彈般在仙兵身上爆開。

  只是一拳,巨獸般磅礴的力量直接穿透了玄鐵重甲,將仙兵的肉身瞬間打爆。

  這個仙兵走的是肉身成圣的路子,但本身修為并不強。尸變之后,實力相當于金丹初期的修士,可能還有所不如。

  而且仙兵尸變后沒有任何智商,遇到活人二話不說就是干。

  莽的一批。

  一抹黑氣從仙兵身體之中涌出,仙兵的肉身瞬間風化消散在空氣之中。

  打爆尸變的仙兵后,一股無形的氣機鉆進了林溪的體內。

  將這股氣機吸入體內,林溪感覺腰不酸了腿不疼了,擼啊擼都有勁了。就像是剛做過大保健,渾身上下舒爽的不行。

  “這是仙元?”北河老祖眼眸一亮,流露出垂涎之色,“沒想到這個仙兵竟然保留著一口仙元未散。”

  “小子你有福了,這一道仙元能讓你補全天道之缺,凝結出完美金丹。”

  完美金丹?

  嘩啦啦,嘩啦啦。

  就在此時令人頭皮發麻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只見一道道僵尸般的身影從黑霧之中顯露出來,朝著林溪他們這邊掠了過來。

  “哈哈哈,老祖我的機緣來了!”

  北河老祖哈哈狂笑一聲,化作一只龐然巨龜殺向這些尸變的仙兵仙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