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玄幻 凌天戰尊

第3949章 神器師回來了

凌天戰尊 風輕揚 3547 2020-03-25 22:55

  

   凌天戰尊第3949章 神器師回來了

  第3949章神器師回來了

  “擅長煉丹的至強者留下的傳承?”

  聽到蘭正明的話,蘭西林瞳孔一縮之后,眼中陡然迸射出陣陣貪婪的光芒,“祖爺爺你的意思是……那段凌天,得到了擅長煉丹的至強者留下的傳承?”

  “只是可能。”

  蘭正明淡笑說道:“除此之外,也不是沒有別的可能,只不過我想不太出來而已。”

  “天地之大,祖爺爺我不知道的事情,也多了去了。”

  “那段凌天,能在短短百年之內,有那般驚人的成就,說明他是有氣運纏身之人,同時天賦悟性也不弱。”

  “不說別的……就他掌握的法則之力,便比你強。”

  說到后來,蘭正明深深看了蘭西林一眼,說道:“他不只是修為能與你比擬,掌握的法則之力也比你強……雖說你現在已經是中位神皇,但如果真的和他對上,還真未必能勝他。”

  蘭正明此話一出,蘭西林卻是不樂意了,“祖爺爺,你也太小看西林了。”

  “西林雖入中位神皇不久,但卻自問實力比一般的中位神皇強不少。”

  “尋常中位神皇,一兩個,我要殺之,也容易。”

  “那段凌天在天龍宗殺兩個中位神皇死士的浮影鏡像,我也看了……換作是我,同樣可以殺死那兩人!”

  蘭西林言語之間,顯然是對自己的實力充滿自信。

  “這個我信。”

  蘭正明點頭,“但,你自問,換作是你……你能做到他那般干凈利落嗎?”

  “段凌天,年紀雖不大,但從他的出手,卻能看到活了幾萬歲的老怪物的影子……他在諸天位面的時候,必然是身經萬戰之人!”

  蘭正明言語之間,仿佛非常確認這一點。

  “祖爺爺,我們的話題,好像有些跑偏了。”

  蘭西林皺眉道。

  他的這位曾祖爺爺說的這些,他又豈會看不出來?只不過,是不愿承認自己在這方面不如段凌天一個不足三千歲的小子而已。

  要不然,他豈不是比別人白活幾千歲?

  “不算跑偏。”

  蘭正明淡笑,“你來找我,無非就是覺得段凌天拿了宗門的資源,覺得不公平。”

  “我說這么說,主要是想讓你看清段凌天,同時認清自己。”

  “可現在看來,你是還沒看清、認清……又或者說,是你不愿意去看清、認清。”

  “西林,有時候,能看清旁人,認清自己,是好事,而非壞事……不要因為那一點可笑的自尊心,而誤了自己。”

  這一次,話音落下之時,蘭正明的目光,也變得有些稅利了起來,語氣也在剎那間變得嚴肅了不少。

  而蘭西林聞聲,頓時也不再似之前一般氣勢凌人,整個人也仿佛在一瞬間變得乖巧了許多,“是,祖爺爺。”

  見蘭西林如此,蘭正明嘆了口氣,道:“這一次,宗門花費大代價,砸資源到段凌天身上之事,你那幾個在決策層的師叔祖、師伯祖傳訊跟我商量了,我的意見是同意。”

  “為什么?”

  蘭西林是剛知道這件事,下意識問道。

  不過,卻還是壓著聲音,沒有過度發作。

  “大勢所趨。”

  蘭正明的目光,剎那間變得深邃了起來,“因為,包括云峰一脈在內,那七個有沖虛老祖坐鎮的支脈,都會支持這個決定。”

  “在這種情況下,其它支脈只能順勢而行……誰若否決,沒準還會被認為不為宗門著想,其心可誅。”

  說到這里,見蘭西林張了張嘴,好像想要說什么,蘭正明卻沒讓他開口,繼續說道:“段凌天,展現出來的天賦和悟性太驚艷了……所以,五十年后的七府盛宴,他們完全將希望寄托于段凌天的身上。”

  “你應該也知道……包括你在內,哪怕是那幾個比你更強的真武弟子,想要殺進七府盛宴前十,也是機會渺茫。”

  “倒是段凌天,有一線可能。”

  “而這一線可能,取決于他是否能在五十年內,步入中位神皇之境。”

  “以他下位神皇之境展現的戰力來看,如若步入中位神皇之境,七府盛宴前十,幾乎是板上釘釘!”

  蘭正明說到這里,看著蘭西林的目光,平添了幾分溺愛之色,“西林,你自問,你在下位神皇之時,能擋他全力一擊嗎?”

  蘭正明此話一出,蘭西林沉默了。

  半晌,他才開口,“祖爺爺,西林知道了。”

  “這件事,是西林考慮不周,被嫉妒蒙蔽了理智。”

  現在的蘭西林,一副認錯的模樣。

  “你啊……”

  蘭正明一邊搖頭,一邊嘆息,“也是我平時對你過于溺愛了。要不然,也不可能因為這種事情而感到自己受了委屈。”

  在蘭西林聽到這話低下頭來的同時,蘭正明又道:“段凌天剛到純陽宗,便和我那甄師弟去找你的事情,我也聽說了。”

  “那件事,我希望到此為止。”

  “不管是段凌天,還是天耀宗的那兩人,你都不要輕舉妄動。”

  說到這里,蘭正明看向立在一旁的劉暉,說道:“劉暉,他若讓你對付段凌天和天耀宗的那兩人,你直接拒絕,然后傳訊告知我。”

  “是,師祖。”

  劉暉連忙應聲,同時嘴角也多了一抹苦笑,知道自己從今日起,有些事情,是不能再盲目聽從蘭西林的。

  “祖爺爺,難道你還怕那段凌天不成?”

  這個時候,蘭西林的氣焰,仿佛又回來了。

  段凌天得了那些資源,他現在認了。

  可現在,他的祖爺爺,竟然讓他不要對段凌天和天耀宗兩人施加報復?

  “不是怕。”

  蘭正明搖頭,“而是值不值得的問題。”

  “如現在,段凌天被宗門寄予厚望,在七府盛宴之前,宗門肯定不允許他出事……若你在這個時候對他出手,不管是得手了,還是沒得手,只要留有蛛絲馬跡可尋,只要沒有做得絕對干凈,宗門都不會放過你。”

  “到了那時,幾位沖虛長老或許都想讓你死……你覺得,那個時候,就憑你祖爺爺這個靜虛長老,能救你?”

  蘭正明此話一出,蘭西林頓時沉默。

  “還有……”

  蘭正明繼續說道:“段凌天這種人,不管他是得到了至強者傳承也好,有其它驚天奇遇也好……總而言之,他都是有大氣運的人。”

  “這種人,除非你能確認將他毀掉。否則,但凡他有一線生機,從你手底下逃出生天,等待你的,將是他崛起后的報復。”

  “西林,聽祖爺爺一聲勸……你和他之間,其實不算有什么矛盾,沒必要因為一時之氣,而斷送了自己。”

  蘭正明說到后來,臉色越發的嚴肅。

  “是,祖爺爺。”

  蘭西林雖然心里還是有些不服氣,但嘴上卻連忙應聲,因為他看出來了,他的這位祖爺爺認真了。

  他這位祖爺爺,平時跟他說話都是輕聲輕氣,很少有這么嚴肅的時候。

  “如果你放得下……多一個這樣的朋友,比多一個這樣的敵人強。”

  蘭正明說到這里,再次看向蘭西林的目光,變得銳利不少,仿佛能洞穿蘭西林的內心,“不要試圖想著奪取他的造化、氣運……有些東西,適合他,不一定適合你。”

  “而他的手里,即便有寶物,自毀納戒之下,你即便殺了他,也得不到什么。”

  “這種險,別想著去冒。”

  對段凌天來說,在純陽宗的日子,絕對是他來到眾神位面玄罡之地以后,最輕松、最舒服的。

  除了純陽宗拿出來送給他的大批資源以外,云峰一脈老祖之子,靜虛長老甄平凡也跟他說,但凡有需要,都可以跟他說。

  說他父親接待了,云峰一脈,將竭盡全力,滿足他的需求。

  在這種情況下,不管是段凌天要什么,云峰一脈便配合給什么,除非是云峰一脈搞不到的東西。

  另外,段凌天想出門去煉丹,也是由甄平凡親自陪同。

  甄平凡并不擅闖煉丹,所以,哪怕是段凌天做手腳,以同時煉制兩枚極限王級神丹引來的丹劫,掩蓋煉制一枚極限皇級神丹引來的丹劫,他也發現不了什么。

  就這樣,日子一天天過去。

  而段凌天的修為,也在不斷提升……

  “段凌天。”

  這一日,段凌天收到了秦武陽的傳訊,“我先前跟你提起過的那位我們云峰一脈的神器師,現在已經回來了。”

  “煉制破空神梭的材料,也早就準備好了。”

  “現在,我就讓他為你煉制破空神梭……我問了他,一個月內,他可以給你三件破空神梭。”

  秦武陽的這一道傳訊,令得段凌天目光閃亮。

  他,總算又可以回諸天位面,回世俗位面了。

  當然,是他的分身回去。

  本尊回去,雖然可以再通過破空神梭回來,但卻未必是回到玄罡之地,也可能會跑其它眾神位面去。

  眾神位面,一共有十幾個,僅憑運氣,回到玄罡之地的概率并不高。

  而且,這種險,他也不想冒。

  最重要的是,分身回去,已經足夠。

  相鄰小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