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玄幻 勤奮努力的我不算開掛

第十六章 傳承的優秀種子

  

   勤奮努力的我不算開掛第十六章 傳承的優秀種子

  魏龍帶著安寒回歸靈墟洞天。

  這幾天。

  燕昊從一開始的不高興,變的越來越不高興。

  就如同被忘崽夫妻出去玩,落在家里的小孩。

  等到心情跌落谷地,從原來的期待,變成麻木。

  發現一個人玩更好玩。

  燕昊開始在空明島玩耍,他雖然還未開啟修煉,但實力并不比命輪修士弱。

  一身根基雄渾如汪洋,

  空明島上的真傳弟子,以當代大師兄江心嶼為首,還有魏龍的心腹張子新等人,都陪著他玩。

  在燕昊身邊修煉,悟性會不自覺提高,特別是在五行化龍池走了一遍,燕昊天賦再次提高。在他周圍,能享受不朽寶骨的修煉加成。

  然后,燕昊越來越開心,自己玩的有模有樣。

  “師兄。”

  “師兄回來了。”

  “師兄你的弟子我們都幫你照顧好了!”

  魏龍帶著安寒回歸,一些真傳弟子紛紛向他行禮。

  魏龍點頭打過招呼,這些弟子識趣離開。

  “哼!”燕昊冷哼一聲,不去看魏龍,卻忍不住用眼睛余光默默打量。

  “你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直接化繭了,我們還等了你小半天呢。”魏龍撒謊道。

  “哼!”燕昊保持高冷。

  “師父,交給我吧。”安寒這時候道。

  她沉靜的望著魏龍,“我會好好和師弟交流的。”

  “我是你師兄!”燕昊直接不能忍。

  他比安寒早入門,這是屬于他的身份。

  魏龍聽到‘師兄’二字,嘴角一抽,不過想到安寒滿分,甚至幾乎超綱的交涉水平,他果斷點頭,“那么,你們自己交流吧。”

  “師弟。”安寒道。

  “叫我師兄!”

  “是的,師弟。”

  魏龍逐漸遠離,耳邊不時響起燕昊和安寒的交流,嘴角不由露出一抹笑意。

  魏龍并不耽誤,直奔彩云傳功殿,喚來了鐘無艷、張百川、孫峰寒。

  雖然彩云傳功殿長老數目多了不少,然而這三人是他的心腹班底。

  鐘無艷、張百川、孫峰寒很快便到。

  魏龍只是微微掃過,便將三人的實力收入眼底。

  自從他煉化天鬼神血,感知就更為敏銳了。

  一般而言,修士的修為若自身不泄露,別人單憑感知很難看透,因為修士修為大半落在肉身,需要以瞳術,才能勘破。

  不過魏龍如今只憑感知就可以了。

  天鬼神王的神血效用很強力。

  三人中以鐘無艷修為最高,神魔六變,來到了神魔中期巔峰;

  張百川也是神魔六變,但還未到后期瓶頸,稍微弱一點;

  至于孫峰寒,還只是神魔二變實力。

  他陰差陰錯錯過了三十年浩劫,避免了危險,同樣也少了歷練。

  魏龍見過他們三人,心中已然有數。

  他手中浮現三個玉瓶,里面裝著玉髓。

  當年,魏龍還曾用玉髓提高修煉進度,如今對他而言,已經沒有用處了。

  三個瓶子飄到三人面前。

  “我不在這些年,辛苦你們了。我當年答應你們,每年都會固定份額,就絕不會少了你們的。”魏龍輕聲道。

  三人同時面露喜色,連忙道謝,“多謝殿主!”

  鐘無艷握住手中瓷瓶,指尖稍微用力,有些發白。

  原本她突破神魔后期只有三成把握,還需要時間打磨,而有了玉髓,那么至少有七成把握。

  而且還沒有后遺癥。

  這些年過去。

  魏龍多了幾筆戰績,參與平定燕都之亂,一掌敗盡孫山王趙興,以及重創天莽神王。

  鐘無艷完全失去了爭鋒的念頭。

  魏龍的背影讓她絕望,就仿佛一座,永遠能看到,似乎觸手可及的山峰,然而卻永遠無法追趕。

  鐘無艷自付自己沒有觸手,無法張牙舞爪,也就死了這條心了。

  “孫長老,你先忙吧。”魏龍揮了揮手。

  孫峰寒見此干脆離去。

  曾經的他,還和魏龍交惡,現在卻早已心服口服。

  他很感激魏龍的知遇和提拔,若不是來到彩云傳功殿,他也不可能能在短短幾年里,突破到神魔二變層次。

  這個實力,對于其他人微不足道,更是遠遠不及鐘無艷的爆發,但卻令他自己滿意。

  “鐘長老,張長老。”

  魏龍開口,“你們兩個,一個是新一代的佼佼者,一個是洞天中生代的代表,我邀請你們加入神魔王種子計劃。不知道你們有何看法?”

  魏龍解釋了什么是‘神魔王種子計劃’。

  有了溫養他人的五行化龍池、萬靈池,魏龍打算花點時間,挑選幾個心志堅定,悟性高的弟子,培養一批神魔、神魔王種子,以后洞天也就沒有后顧之憂了。

  鐘無艷和張百川就是他所中意的神魔王種子。

  這兩個人,一個曾經和他齊名,魏龍清楚知道鐘無艷的天賦。

  算是天驕。

  也許和自己相比,有所差距那是自然,任何人和魏龍比拼天賦,都是不自量力。

  但依然是天驕。

  而張百川則是大器晚成,和魏龍有舊,舉手之勞往前推一把,也無不可。

  當然,除了這兩人之外,柳神宗和韓文淵,也有門下弟子加入這個計劃。

  “我愿意!”

  兩人聽完魏龍解釋,直接答應!

  這是一個大機緣,在這個計劃里,魏龍也會進行教學。

  “對了,除了神魔王種子,還會挑選一批神魔種子,你們留意金丹中的佼佼者,并不僅限于真傳種子。”魏龍道。

  彩云傳功殿原本就有傳承職責,鐘無艷和張百川連忙答應。

  “神魔種子里面,可以把張子新、陸紫嫣、鐵無心放進去,還有蘇凡也一并進入,那個小家伙也算是大器晚成。”魏龍等到鐘無艷二人離去,心中思量。

  這一想,他不由想到了一些往事。

  鐵無心已完成了夙愿,將鐵沙城鐵家脫離了萬神殿的控制。

  這里面有他自己的斗爭,更重要的還是運氣好。

  趕上了明千安的作死,以及天莽神王的襲擊,這兩人直接讓萬神殿在大燕的勢力,從元氣大傷,變成一蹶不振。

  魏龍搖頭揮散這些思緒。

  他傳信大長老韓文淵,隨后,自己先一步來到了空明島圣墟殿之中。

  “洞主。”

  魏龍和柳神宗打過招呼,“我要去看一看空間深處的那具有金身骨架,另外,一會韓文淵大長老也會來。”

  柳神宗點頭,手微微一動,在宮殿深處,一個神秘空間浮現。

  此刻魏龍已能看清其中虛實,洞天大陣隔絕了一處空間,那處空間就在空明島之上。

  可以視作,這座懸天島嶼的暗面。

  魏龍心中一動,和柳神宗說了會話,就往那處神秘空間走去,而柳神宗則等候大長老。

  魏龍走下漫長階梯。

  再次見到那副金身骨架,以及更遠處的黑煞深淵,魏龍目光一閃。

  在他眼中,這里的法則互相交錯,如同麻花一樣扭成了一處。

  而赤霞和黑煞既水火不容,又形成了某種平衡。

  處于一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狀態。

  “果然如此,這里有一部分和苦海相連。”

  魏龍望著一旁黑煞深淵不斷噴涌的各種怪異。

  它們被大陣之力壓住,而且無法消滅。

  因為背后是世界本源在支撐。

  “這個世界幾乎完全是黑煞之力,即使是洞天福地這樣的地方,也受到其浸染。怪不得,修士之路每一步都走的艱難。”

  魏龍望著這一幕,他仿佛聽到了苦海的咆哮。

  修士想要踏出這方世界,需要在苦海中橫渡。

  而以魏龍觀測到的情況,別說苦海橫渡,就是渡金身雷劫也是處處充滿著坑。

  “金身劫已經如此難,透著詭異,那么一代圣皇又是如何度過不滅金身雷劫的呢?”

  魏龍喃喃自語,手上動作不停,浮現出七彩寶塔。

  七彩寶塔作為洞天重器,能調動此處的大陣之力。

  雖然以魏龍如今實力,洞天大陣可以隨手破之,卻沒有強來的必要。

  只見魏龍手輕輕一動,那具金身骨架便脫離了束縛。

  原本高有近千丈的巨大骨架,越是靠近魏龍越是不斷縮小,等到了他手邊,只有一臂大小,被魏龍輕松抓在手中。

  金身骨架的縮小,自然不是其自動為之,而是魏龍以秘術壓縮。

  失去了大陣的束縛,金身骨架之上黑煞彌漫。

  原本金色的骨架轉眼間就有小半變得黑色而又腐朽,而在最先出現腐朽的地方,有一小撮綠色的絨毛出現。

  雖然只有一點點,但是給魏龍的感覺非常不好。

  隱隱蘊含大恐怖。

  “鎮!”

  魏龍手輕輕一壓,無極法則之力噴涌。

  那骨架驀然放出光芒,原本受到壓制的金身偉力,直接激發。

  蘊含在其中的黑煞本源直接被壓制到角落,恢復了原來的模樣。

  “看來這位金身強者,在死亡之前,就已經受到黑煞本源的浸染。”魏龍破妄術看到了根本。

  這骨架之上密密麻麻的骨文,在最深處依然有法則鎖鏈留存,毀滅和新生相互糾纏,正是《圣墟經》的全部奧義。

  或者說,這副骨架就是圣墟經原本。

  “只是這個金身強者從哪里來?靈墟老祖創立這處洞天,這金身骨架就已經存在,但是所有金身強者,皆是超級強者,他們死亡,尸體也會留在超級勢力中啊。”

  金身強者,縱使身死,金身依然有偉力。

  內里蘊含法則鎖鏈,本質相當于神兵,若是真到了危急關頭,可以祭出祖師金身,也能逼退強敵。

  而在七大超級勢力之中,可沒有金身強者尸體流落在外。

  金身強者的尸身,也是重寶。

  “我大概明白金身雷劫背后的危險了,也明白了為何人族只有九位超級強者。只是還需要時間驗證。”

  恰在這時,身后傳來了腳步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