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玄幻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第1604章 信徒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第1604章 信徒

  陸州聽得出來此人認識自己,或者說魔神。

  興許能從他的口中更多地了解魔神的往事。

  陸州露出少見的淡笑,說道:“如果有機會,老夫想與你秉燭夜談,暢聊修行大道。”

  咳咳,咳咳……

  歐陽訓生搖搖頭,擺著手道:“我就算了,人老了,天賦也到此為止了,這輩子也不可能在修行之道上有所進步。”

  藍羲和插話道:

  “如果陸閣主愿意的話,我愿與你暢聊。”

  陸州道:

  “罷了,老夫還有事,先走一步。”

  三人落下。

  藍羲和略有些失落之色。

  在切磋上敗給了對手,也希望能在論道上切磋交流,領悟一二,卻沒想到人家根本不買賬。

  多少人在外面排著隊想要跟藍羲和聊天還沒這個機會。

  陸州正欲離開,羲和殿旁邊侍女疾步而來,朝著藍羲和躬身道:“殿主,羅修先生到訪。”

  “他怎么來了?”歐陽訓生有些驚訝。

  那侍女又道:“這您得問他了。”

  歐陽訓生說道:“告訴他,鎮天杵是羲和殿至寶,不可能給他的。”

  陸州心中一動,說道:“有人要奪羲和殿鎮天杵?”

  陸州手中有大淵獻的鎮天杵,加上他知道七生正在收集鎮天杵。

  雖然得知七生不是司無涯,但他依然相信江愛劍不是敵人,江愛劍的計劃,應該是有利于魔天閣的,這一點從他保護魔天閣弟子安全進入太虛,百年時間沒有出任何差錯可以看出。

  不能讓其他人拿走鎮天杵。

  歐陽訓生說道:“倒也不是奪,是想要借。”

  “他們借鎮天杵有何用處?”陸州說道。

  “說是幫助修行,具體的,我也不知。”歐陽訓生說道。

  陸州說道:“老夫倒是有點興趣。”

  歐陽訓生聞言眼睛一亮,說道:“陸閣主有興趣,那就和我一同暫避一下?”

  “好。”

  歐陽訓生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陸州跟著歐陽訓生朝著羲和殿后方走去。

  藍羲和狐疑地看著二人的背影,心想,陸閣主怎么對這個歐陽訓生如此好感?

  不會吧……

  她當即搖了下頭。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笑哈哈的聲音:“恭喜賀喜,恭喜羲和圣女登上殿主的寶座。”

  藍羲和看了過去。

  只瞧見,一身灰色長袍的羅修帶著三四名下屬,抬著東西,走了過來,面帶笑意地作揖見禮。

  藍羲和面無表情地道:“請。”

  羲和殿中。

  藍羲和高高在上,端坐于上,整個人的氣質都和以前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羅修,你來這里,不只是為了恭喜我吧?”藍羲和開門見山道。

  羅修保持著笑意說道:“一方面是為了恭喜圣女,也為圣女閣下準備了一些禮物。”

  他隨手一揮。

  身后四名下屬將抬來的箱子放在了殿中,說道:“一點心意,不成敬意。”

  “另外一方面,我的確是為了鎮天杵而來。”

  羅修也很坦誠。

  藍羲和說道:“這件事我早就回復過,鎮天杵乃是羲和殿的至寶,不可能外借……”

  “沒有不可能。”羅修說道,“先聽我把話講完。”

  “講。”

  “鎮天杵是至寶不假,所以,我打算拿兩樣東西,與圣女做交換,當然,這不是真正的交換。只想借鎮天杵用五天。五天后定準時歸還,這兩樣東西,也會屬于圣女。”羅修說道。

  若是平時,藍羲和直接就拒絕了,也不會聽他說下去,但一想到陸州和歐陽訓生就在后面聽著。

  于是淡然道:“什么東西?”

  他打了個響指。

  身后一名下屬,雙手捧著一塊混沌色的圓形古玉,恭恭敬敬送了上來。

  羅修說道:“此物名為‘鎮圭古玉’,乃是歷代大帝持有過的東西。上面蘊含三十萬年生機,并且擁有元氣流轉的效果,佩戴時可圓轉如意,汲取生機,可升一光輪。”

  藍羲和一驚。

  她豁然站了起來,虛影一閃,出現在那人的面前,仔仔細細地端詳著那鎮圭古玉。

  她本以為是什么普通的寶貝,卻沒想到,羅修居然拿出這么貴重的物品,直接提升一光輪的物件。從短期意義上來看,此物遠勝鎮天杵!

  “你是從何處得到的這東西?十殿曾到處尋求鎮圭古玉,一直沒找到,居然落到了你的手里?”藍羲和問道。

  羅修保持著笑意,說道:“這您就不用管了,我們雖然不屬于太虛十一殿,但手段不少。圣殿沒有的東西,我們有,圣殿找不到的東西,我們找得到。請恕我不能相告。”

  藍羲和說道:“你們為什么要得到鎮天杵?”

  “鎮天杵的意義,圣女比我們更清楚。鎮天杵可幫助天啟之柱修復天啟。同樣,也可以汲取大地中的力量。教主閉關多年,想要借鎮天杵修行,僅此而已,如有半點假話,愿受天打五雷轟。”羅修認真地道。

  “你不用發誓,想要讓我相信你,這還不夠。”藍羲和說道。

  羅修笑著道:“那是自然。圣女閣下也是害怕我拿了此物,搗毀天啟之柱……但是,這可能嗎?想要摧毀天啟之柱,就算是擁有鎮天杵,也沒那個能耐。退一萬步,就算我有心摧毀天啟之柱,這么做對我們有什么好處?”

  他兩手一攤:“完全沒好處,太虛塌了,我們也會受害。相反,我們還希望太虛永遠地支撐下去。”

  藍羲和沉默不語。

  羅修繼續道:

  “除了這鎮圭古玉以外,我還準備了第二件禮物。保證圣女閣下會心動。”

  他再次拍手。

  身后一名下屬,從懷中取出一卷軸。

  羅修取過卷軸。

  那卷軸被一根細小的繩子拴著,只有半尺之長。

  看起來異常精巧,像是卷起來的對聯似的。

  他將卷軸打開,唰的一聲,卷軸應聲打開,垂落于前。

  這只有半尺寬的畫卷上,居然畫著一副意境頗深的山水畫,右上角寫著一句詩:海上生明月,天下共此時!

  只有這一句。

  藍羲和頓覺這畫卷非比尋常,剛看一眼,意識便被畫中的力量吸引,讓她產生了一股朦朧感,還以為是什么障眼法,迷幻術之類的。

  藍羲和心中一個激靈,當即搖搖頭,調動元氣,驅離了這種朦朧感,立時清醒了過來。

  定睛一瞧。

  那十個字,并不大,反而十分精巧,龍飛鳳舞,筆走龍蛇。

  像是十個人演練功法似的,各有千秋,頗具深意,每一字都散發著一股淡淡的神秘力量。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藍羲和念了一句。

  當她念出這句詩的時候。

  在后方的陸州,眉頭一皺。

  歐陽訓生見其表情怪異,便傳音問道:“陸閣主怎么了?”

  “沒事,繼續聽。”陸州說道。

  “若是陸閣主覺得無聊,我可以陪陸閣主聊聊天。剛才陸閣主想與我秉燭夜談,真是令我受寵若驚……我一直有一個問題,想要當面請教一下陸閣主……”

  “閉嘴。”陸州看了他一眼,本能地打斷了歐陽訓生。

  歐陽訓生倍感受傷,果然這老家伙不能信啊,上一秒一副拉家常的和藹模樣,這一秒又暴露本性了。

  藍羲和完全被這幅畫卷吸引,上面的力量,令她整個人不自覺地沉浸其中,如同身臨其境般奇妙,說不清道不明。

  就在她感到震撼之時,畫卷收了起來。

  重新卷起。

  羅修迅速用繩子將其系上,笑瞇瞇道:“此物乃是魔神遺留之物,其中蘊含無上大道規則。據說是當年魔神晉升大帝的關鍵所在。”

  藍羲和更為驚訝了,說道:“魔神之物?”

  “圣女閣下應該聽說過魔神的傳奇。不過,這在太虛乃是禁忌,我便不多說了。”羅修笑著道。

  “不。”

  藍羲和反而非常好奇,從未有過的好奇,問道,“鎮圭古玉我不問,這魔神畫卷,你又是怎么得到的?”

  當年魔神隕落之后,太玄山便被封印了,不允許任何人靠近。太玄山成了太虛的禁地。

  羅修說道:“我剛才就說了,圣殿找不到的,我們能找得到,圣殿沒有的,我們有。別得請恕我不能相告。咱們沒必要賣關子,有話便直說。”

  顯然他根本不會說這些事。

  藍羲和道:“如此貴重的東西,你只用來換取鎮天杵五天的使用時間?值得嗎?”

  藍羲和覺得這兩樣東西,已經遠遠超過鎮天杵了。這大大超出了她的預料之外。

  只是……天底下沒有這么便宜的事情。對方又怎么可能做賠本的買賣?

  羅修認真而嚴肅地道:

  “這就不勞圣女閣下操心了,只要圣女閣下愿意,東西當場留下,鎮天杵我帶走。這里是太虛,圣女更是至尊之能,我可不會愚蠢到在這里耍花招。“

  藍羲和沉默不語,黛眉微蹙,雙眸之中帶著少許的疑惑之色,目不轉睛地盯著羅修……

  說實話,她對這兩件寶物動心了。

  目前來說鎮天杵對自己毫無用處,就算對方拿走不還,也干不了什么事情。

  大地之力不是你想汲取就能汲取的,圣殿研究過大地之力,那力量只有天啟之柱可以發揮作用,用來修復。

  人體無法吸收。

  直白點說,鎮天杵純粹是天啟之柱的“吸管”,再者就是比較堅硬,猶如利器,其他就沒任何效果了。

  思索了許久,藍羲和依舊很猶豫。

  羅修說道:“圣女閣下,考慮好了嗎?”

  藍羲和思忖片刻,終于開口道:“這兩件寶物的來歷,我可以不問,但有一個問題,你必須回答,否則交易作罷。”

  “請講。”羅修說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藍羲和問道。

  羅修似乎預料到她會這么問,露出笑容道:“我是一名信徒,一名虔誠的信徒……我信奉這世上人定勝天,人為主宰;我信奉人類乃萬物之靈長,智慧之首位;我信奉眾神皆為人。世間本無神,打破桎梏,著書立傳,世代傳頌,便成了‘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