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玄幻 定盤星

第一百二十三章 就這樣嗎?

定盤星 劍舞秀 1692 2020-03-25 04:08

  

   定盤星第一百二十三章 就這樣嗎?

  “你到底在想什么?”

  “你應該問那個巴爾丹在想什么,這分明是不給我這個狀元面子!”

  這就是楚家兄弟倆的談話,僅僅一個時辰的時間,整個天都城就都知道了這個可笑的賭約。

  可笑嗎?很多人卻覺得可悲!

  天都城啊!花國的首府,一個封疆大吏的兒子竟然可以在這里任意妄為,致王法于何地,致戰神殿于何地!

  好吧,其實楚衡見巴爾丹接了賭約之后也有點懵,當時的感覺就跟現在滿天都城的人一樣,完全拿不準巴爾丹是什么意思,或者說是巴庫到底什么意思。

  當然,這些人中不包括楚彧和周壕。

  “巴庫的這個方式實在有些你信嗎,過不了幾天,這個巴庫就會負荊請罪,親自來天都城了!”周壕從旁邊捏起一塊湯水很多的糕點放進嘴里,自從小九開了酒樓之后,家里就沒有斷過各種小糕點。

  楚彧有些無奈的揉揉鼻梁,“我猜到快開始了,但沒有想到會讓楚衡這臭小子碰上。”

  楚衡在一邊看看楚彧,又看看周壕,想了半天都想不出這個點在哪里,“為什么我感覺你們有些奇怪的知識沒有告訴我?”

  楚青雪挪動腳步站在楚衡身后,用行動告訴所有人,俺也要知道!

  楚彧沒轍與周壕對視一眼,沉聲說道:“花國的問題很嚴重!咱們這位皇帝啊,對于自己在享受方面的要求非常高,不過這也沒什么。一個帝王是否偉大其實與他的私德方面沒有太多關系。但問題是咱們這位帝王將私德放大了!”

  周壕在旁邊搖搖頭,“皇上在自己享受的時候也不忘帶著周邊的城市,但問題是,享受這個事不患寡而患不均!南方以及沿海城市都因為他的政策而富了起來,當然,也不是說所有人,只是王公貴族越發的擁護他了。但問題是北方被徹底遺忘了。而當時發展北方的卻是巴庫。”

  楚彧接道:“北方氣候惡劣,地形也起伏復雜,商旅之間通行困難,再加上皇帝又不管,所以北方的百姓相比起皇帝來說,更加信服巴庫。而巴庫在發展北方這事上也算的是盡心盡力。偏偏在和國入侵鎮遠城的時候,他被調去了抵御外敵,如果打贏之后再調回去也就算了,可卻讓他直接留在了鎮遠城。”

  “這就是一個導火索,皇帝給了他最偏遠的地方,最艱巨的責任,等他將這份責任變成自己生命中的一座燈塔后,又因為皇帝那愚蠢的疑心而被剝奪了!換成是誰都要有些想法。”周壕拄著下巴又道:“其實啊,咱們這位皇帝的眼力真的有點差,在整個花國有誰不知道,如果真要說危險的話,巴庫比楚蟾危險的多。只不過巴庫是個很實際的人,他不會在乎名義上的東西,他更喜歡實際的權利!”

  “所以,只要他還是實際的北方控制人,那么災難就不會發生,但是現在他不是了!”

  “更準確的說,是正在失去北方的統治地位。因為皇帝換了一位武將去鎮守北方,而那個家伙一點不知道循序漸進的道理,大刀闊斧的開始清理原本巴庫的親信。這從某種角度來說,是在打巴庫的臉。”

  “男人嘛,有時候面子和利益一樣重要,何況是利益與面子都沒了的情況下。”

  “周家的探子早就已經開始關注巴庫了,從他入駐鎮遠城的第二天開始,巴庫麾下的人就在暗中積蓄糧草,之后更是悄悄的打造強弩與工程梯等等器械。這造反的苗頭就已經很多了,只是可惜,巴庫大概在北方呆的有些傻,行事不密,被兵部的密探發現了!”

  楚彧和周壕一人一句似乎點出了巴庫要造反這件事,但這轉眼被兵部發現

  “所以既然兵部知道巴庫要造反,那現在這算怎么回事?”楚衡完全懵逼,有點不懂這幫人的思維。

  楚彧表情有些意味深長,輕聲道:“咱們這位皇帝,非常的自信啊!”

  周壕嘿嘿直樂,“兵部尚書曹炙曾經提過一嘴,說探子回報巴庫的有些行為很不對勁。但是咱們這位皇帝非常有自信能夠駕馭的住巴庫,竟然好像完全沒有當回事!”

  楚彧嘆了口氣,“不過朝中大臣倒是大概都想到了他要造反的可能。這就造成了一個有趣的現象,眾臣用各種自己的方式提醒皇帝,皇帝卻各種無視,呵呵。”

  周壕像是想起了那個好玩的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