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玄幻 定盤星

第一百三十五章 滅門

定盤星 劍舞秀 2380 2020-04-05 10:07

  

   定盤星第一百三十五章 滅門

  哈呼哈啊!

  急速的喘息,黑夜之中那一聲聲的喘息好像被瘋狂放大,云層遮蔽了最后一點光,黑暗之中一片殺機悄悄彌漫向那奔跑的身影。

  哐,馮巒一頭撞進院子,回手將房門關上,背靠大門緩緩的滑倒,好像這樣就能夠將一切危險就隔絕在門外似的。其實他知道,這一扇可憐的大門根本什么都守不住。只是他真的太累了,恐懼與辛苦混合在一起幾乎將他打垮。

  “你怎么了?”

  關心的問候讓馮巒打了個冷顫,但當回神之后才發覺那是自己的好友,也是這個院子的主人洪泉。

  “你知道嗎?”馮巒在洪泉的攙扶下用力站起,“我們被監視了,我們完了!”

  洪泉的身形一頓,卻是滿臉苦笑,“昨天我就發現了,應該是刑部的密探吧……”

  馮巒欲言又止的張了張嘴,一時間有些沮喪,他們沒有想到,竟然有這么嚴重的后果。兄弟兩人可以說是相互攙扶的進入了屋子,這一次,他們沒有疲累,只有絕望。

  洪泉與馮巒,就是帶領學子們鬧事的兩個帶頭人,他們都是商賈世家出身,同樣的出身讓兩人從小就成為了好友,由于天賦不錯各自也都是一方才子,只是科舉畢竟匯聚了全花國的高手,所以哪怕他們得不了狀元也不會太過難過。

  只是沒有想到,因為楚衡與寧懷志等一批過去意義上的紈绔崛起,讓他們就擦著邊被排除出了進士的行列!

  畢竟是商賈世家,對于朝中的局勢把握遠沒有這些官宦人家來的準確,所以就覺得自己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如果是之前,他們也只能將這個虧咽下去,但是沒有想到,此時得到了會有熊武國使團到來的消息。

  其實花國的百姓早就弄明白了這個皇帝的路數,好面子,非常好面子!

  所以兩人一合計,正所謂富貴險中求,拼了。于是兩人就暗中糾集了一大票同樣心懷不滿的學子去游行示威,利用使節團的關注來逼迫皇帝。

  結果就像他們想的那樣,成功了,皇帝真的妥協將試卷全都公布了出來,然而也可以說失敗了,因為他們發現,原本以為的那些紈绔子弟竟然文采斐然,策論方面更是見解獨到大氣,遠遠不是他們能夠相比的!

  不過兩人也沒有就這么一蹶不振,因為前面那幾個他們比不了,但自問后面一些進士的文章還是可堪相比的。如此就更加認定了朝廷的不公,考官的偏向太過嚴重,也太過不公了!

  好吧,就像之前說的,除非你真能像楚衡的策論那樣比較顛覆且能征服所有的考官,否則這些排名就肯定存在偏向的問題。也就是說,無論這些學子怎么想,最后的結果都不會發生一丁點的改變。

  對此,兩人有點無奈,可也只能接受。

  但是他們低估了一件事,那就是皇帝的氣量,你們讓他難看了,難道他還會放過你?

  所以當學子們退去之后,作為兩個領頭人的他們立刻就被刑部探子給盯上了,當然,現在熊武國使團還沒走,皇帝不會在這個時候要了他們的命,可他們也知道,他們的生命已經進入了倒計時,一旦熊武使團離開,那么他們肯定不得好死。

  就這樣,帶著憂愁兩人坐在桌子兩邊嘆氣了整整一夜,直到天亮之后才被咚咚咚的敲門聲驚醒。

  兩人對視一眼相繼苦笑,洪泉起身微晃,一夜靜坐讓他有些腿麻,在緩了片刻后將大門打開,門外站著的卻是兩個陌生人。

  兩人有些奇怪的相互看看,卻見兩個陌生人表情冰冷像是看著死人一樣,接著也不說話,就是將兩封信分別交給兩人。接著賊高冷的嗖一聲,消失!

  洪泉與馮巒有點懵逼,不知為什么心中好似有一片陰影籠罩了過來。他們顫顫巍巍的打開信封,還沒有往里面看呢就被對方的樣子所驚嚇住了。

  難道他們都已經料想到了什么?

  啪嗒啪嗒,兩個物體就這么掉落地上,他們本能的想要接住,可在瞬間他們的身體僵硬了,那一抹血光對他們造成的沖擊成了壓倒精神的最后一根稻草。

  噗通噗通,兩聲跌倒,緊接著響起的是哭聲。兩個敢煽動游行的人,此時卻崩潰的像一個孩子。

  那是一顆眼球與一根手指。

  眼球屬于洪泉的父親,小時候他父親就是那么帶著慈祥的目光注視著他的成長,盡管那只是一顆眼球,可他一眼就認出來了。

  手指屬于馮巒的姐姐,有一年他家的商隊遇到了河匪,姐姐為了保護他用手生生擋住了致命的一刀,而代價就是小指被生生的劈下去了一截,所以馮巒認出來了。

  皇帝很小氣,小氣的很兇狠,他確實不能在熊武國使團面前對兩人怎么樣,但是他絕不會放過他們。在公布了試卷的當天晚上,皇帝就已經派遣刑部密探將兩人滅門,甚至連已經馮巒嫁入別家的姐姐都沒有放過!

  而這兩封信便是皇帝在撒氣,在肆無忌憚的宣揚著自己的權威,在……在刷新著所有人對他的認知。

  此刻,兩個人的心中再也沒有了恐懼和敬畏,如果說還有什么,那就只剩下痛苦和仇恨了。

  而與此同時,在他們看不到的地方,兩名刑部暗探蹲守在對面某間房子的房梁上。從他們的角度其實看不到院子里的情況,可從聲音聽來,他們是能夠洞察兩人情況的。

  “唉!刑部密探還是第一次接滅門的活,以前這些都是……”

  “算了,這不是我能夠解決或者決定的問題,誰讓他們得罪了皇帝呢。”

  “你聽說了嗎?密探們將這次行動做成了山匪搶劫,現場做的飛常殘忍!”

  “我不管是否殘忍,我只希望能夠趕快結束這一次的行動,我娘給我說了一門親事,我打算辭掉密探的工作,外調到地方去做捕快,嘿嘿,以后這種臟活就不用做了!”

  “哇!好羨慕,我也想有個老婆!”

  “哈哈哈,等我成親的時候,你要記得過來哦,到時候我們不醉不……”

  噗噗!

  兩聲利刃入肉,纖細的兩道血線從房梁上緩緩滴落,一團濃重的黑霧順著房檐絲絲縷縷的蔓延出來,最后飄向洪泉與馮巒的院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