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玄幻 定盤星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放棄了什么

定盤星 劍舞秀 2426 2020-04-05 10:07

  

   定盤星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放棄了什么

  要做的事情有很多啊,首先得將那姑娘拽到床上去,否則在地上躺著該多涼啊。還得給那姑娘蓋個被子,否則風一吹第二天肯定要打噴嚏。再就是屋子得幫著打掃一下,沒辦法,畢竟是自己弄臟的,墨九表示自己是好姑娘,從來不甩鍋!

  拖地!拖地!拖地!

  墨九很生氣的將大經律往地上跺了跺,說是什么了不得的妖刀,結果看了腦袋還不是要噴血噴的那哪都是。

  十分鐘后……

  墨九伸了個懶腰,還剩下最后一件事,抽出一張紙,嗯,畢竟家庭條件一般,這紙張不是太好,不過毛筆還湊合用。

  這個字其實墨九偷偷學了很久,從來沒有在任何人面前寫過,哪怕是教她寫字的楚青雪也不知道。

  呼!撅起嘴輕輕吹了一下,血寫在紙上好像不是那么容易干,不過無所謂了。將紙張拿的離自己遠一點,感覺還不錯,有點邪魅狂狷的意思。

  “搞定收工!”

  墨九起身往外走,推門,嗯,該在外面圍觀的還在圍觀,該在外面傾聽的還在外面傾聽,咦?還有聞味的!話說那么多的血,難道他們聞不到血腥味?奇怪,聞到血腥味還不進去看看?

  墨九搖搖頭,真不知道這幫人都是什么思維。

  順著原路返回,再次來到那個街口,發現地上躺了滿地的尸體,正是那些巴爾丹的護衛,而楚衡一身血的盤腿坐在墻角,當然都是別人的血,其眼神愣愣的望著天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墨九來到身前,腦袋貼過去順著他的視線也往天上看,“你在看什么?今天月亮不是圓的哦!”

  嗯?楚衡懵逼,腦袋猛的后移。砰一聲撞在墻上。“啊靠!你怎么在這里?”

  墨九一臉嫌棄的看著這貨瘋狂揉腦袋,“你這都已經把人都殺光了,怎么還不回家?”

  楚衡抿嘴將腿伸直,也不管地上是不是很臟,“我就是想,以后應該怎么辦?”

  墨九眨眨眼,“以后?繼續修煉唄,只要強了,就啥都有了!”

  楚衡好笑的瞄了她一眼,“你這思想很樸實啊,那你為什么不修煉?”

  “不又沒法修煉!”

  “了塵大師不是說要送你一個法相嗎?再說你可以鍛煉一下精神力嘛,這樣也可以靠某些道具寶物自保。”楚衡撇撇嘴,說白了就是懶,嘴行千里,屁股永遠在原地摩擦。

  墨九表示呵呵,“你當我不懂啊,精神力的修煉也是需要符陣的,否則光靠冥想提升的那點精神力,我就是練到八十歲也最多達到三環的境界。有什么意思!”

  “隨你吧!”楚衡再次抬頭望向月色,語氣悠悠,“你說……那些大臣都在想什么?他們當初讀書的初衷是什么?”

  墨九有些詫異的看著他,“這是……準備研究為官之道了?你才當上狀元,現在想這個有點早吧!”

  楚衡搖頭,“倒是沒有想這個,只是有些茫然。你說這些大臣,他們那么想讓巴庫死,到底是因為什么?為了維護皇權還是為了自己的官位與權力?其實,如果巴庫做皇帝的話,未必就比現在這個皇帝差吧!”

  墨九翻了個白眼,“我又沒有見過巴庫,怎么可能知道!不過從巴爾丹的作為來看,他當皇帝也未必是好事。”

  楚衡好笑的看了看墨九,調笑道:“你知道巴爾丹要做什么嗎?就說他作為不好,呵呵!”

  墨九皺眉仔細想了想,“反正不是什么好事,我師傅說過,看一個人怎么樣,就看他的家庭。將所有家庭成員做的事情都放在一起,底線越低那么這個人的底線也就越低!”

  “嗯?這……也不一定吧,萬一有一個家庭成員大義滅親了呢!萬一有人看不慣痛改前非了呢?”

  墨九搖頭,“底線低不低與是不是好人沒有關系,只是表明當絕望來臨時,他會做到什么程度。聽說有些帶善人辦事方法也很極端的。”

  楚衡眨眨眼,好笑道:“你這方法倒也不錯,回頭我就告訴大哥,他以后要是算計人,說不得能夠用上。唉!那按照你這個說法,你看咱們家誰的底線最低?嗯,是海少羽?”

  墨九奇道:“為什么是海少羽呢?你歧視他?”

  楚衡搖頭,“海少羽以前不是個小偷嗎,做的那些事情應該底線很低吧!”

  墨九沒有說話,但在心里已經回答了,楚彧!

  “對了,忘記問你了,你是以什么為標準來判斷底線高低的?”楚衡又問。

  “當然是我師傅的規矩。”

  楚衡翻了個白眼,嘆氣道:“說了半天竟然是這個答案,果然啊,我就不該問。以你師傅的規矩來做標準,那不就相當于是在雙標嗎?哪有用個人標準來做準繩的,應該用普世道德之類的東西吧!”

  “普世道德?”墨九不屑的撇了撇嘴,“哼,普世道德不過是某些人提出來要求別人的!”

  楚衡皺眉,“你這就偏激了,擱哪學的這些事情?做人記得要陽光一點,要對自己高一點。有光的地方永遠比黑暗的地方多!再說我們不是都在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好嗎?”

  “那普世道德讓你們放任巴爾丹欺負無辜少女了嗎?”

  楚衡哽住,他為什么坐在這里發呆,不就是這件事做的違心了嗎?不過深吸一口氣轉眼就搖頭道:“不一樣,我知道大哥要做什么。所以這一場大戰必須打起來,否則花國未來只能漸漸腐朽。所以我不能因為一個無辜少女就將這布置毀掉!人嘛有時候總要衡量放棄些什么。”

  墨九看著楚衡的側臉很長時間,接著坐在他的身邊,臉上似乎多了一抹古怪的微笑,仿佛放下了什么東西,“你知道嗎?其實花國未來如何并不重要,至少對這個世界來說并不重要!”

  楚衡有些沒有聽懂,卻見墨九已經站起來,打著哈欠說道:“太困,回去睡了。”

  楚衡想了想也站了起來,還沒有完全站起卻聽指環里的歸海一幻笑道:“其實她說得對。”

  楚衡:“你指什么?”

  歸海一幻:“沒什么,就是想要提醒你一句,以后別惹我,否則老子恁死你!”

  楚衡懵逼,“以前我好像也沒有惹過你吧?”

  歸海一幻:“沒有嗎?好吧,我就是突然間有點開心,嗯,咱們以后慢慢處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