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類 其它 木葉之光劫分身

第199章 千禾VS二代火影,獲得神器

木葉之光劫分身 奉旨討賊 5334 2020-03-24 23:10

  

   木葉之光劫分身第199章 千禾VS二代火影,獲得神器

  “嗯?這是哪里?”二代火影千手扉間走出了棺材,疑惑的看著四周,他感受了一下身體的狀態,臉色微變道:

  “這是穢土轉生?是誰用了我的禁術?!”

  “這真的是二代火影!!”卯月夕顏整個人已經懵了。

  眼見二代火影走了出來,一旁還有大蛇丸,千禾拉住了她,現在走不掉了。

  “你們兩個是誰?”望著面前的千禾與夕顏,二代火影疑惑的問道。

  因為兩人并沒有戴護額,所以他沒有認出來。

  “是你用了我的禁術?你是木葉的忍者?”感受著身后的強大氣息,二代火影看著大蛇丸道。

  “你好二代火影,我是大蛇丸,猿飛老師的弟子,曾經是木葉的忍者。”大蛇丸很有禮貌的打了個招呼。

  “猿飛?你是猴子的弟子?曾經?你是叛忍?!”二代火影很快的分析出大蛇丸話中的信息。

  “您好,二代大人,我們是木葉的忍者,我叫北原千禾,她叫卯月夕顏。”千禾朝著二代火影笑了笑。

  一旁的大蛇丸冷冷的道:“好了,閑聊時間結束,你們還是邊打便聊吧。”

  “嗯?該死!”二代火影的臉色一變,身體不受控制的朝著千禾沖了過去,即使沒有使用飛雷神,二代火影的速度也是相當之快。

  由于身旁有卯月夕顏的存在,千禾為了防止被二代火影近身,便直接沖了過去。

  叮叮叮!

  千禾的布都劍與二代的苦無不斷碰撞。

  他被一股大力震得往后一退,接著他再次蓄力沖了過去。

  千禾布都劍被震得倒飛出去,不過他一臉的淡然,似乎并沒有任何的驚訝。

  千禾一個瞬身突然出現在卯月夕顏的身邊,在她還沒有來得及反應的時候,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接著一個飛雷神之術,轉移走了。

  “這是...飛雷神之術!”

  似曾相識的熟悉感讓二代火影的身形一頓。

  而千禾此時已經帶著卯月夕顏轉移到了卡卡西等人的身旁,鼬的身上還帶著千禾的飛雷神苦無。

  面對突然用飛雷神出現的千禾,卡卡西、天藏、鼬、日向德間都是一驚。

  不過千禾沒有跟他們說話,再次用飛雷神之術轉移。

  “夕顏,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卡卡西當即問道。

  “我們遇到了大蛇丸!”卯月夕顏答道。

  “什么?!“

  “大蛇丸?!”

  四人頓時大驚。

  “白眼!”

  一旁的日向德間見狀,直接開啟了白眼,只見他眼角周圍的青筋暴起,“這是...好強的查克拉,還有一個人是誰?!”

  “那是大蛇丸使用禁術召喚出來的二代火影,我也不知清楚是什么情況。”卯月夕顏焦急的道。

  “你是說千禾一個人對付大蛇丸和二代火影?他瘋了吧!”卡卡西震驚道。

  雖然知道千禾的實力強勁,但不論是大蛇丸還是二代火影都是頂尖的強者,尤其是二代火影,生前更是屹立于五影之巔,這樣的人物實在是太可怕了。

  “不行,我們快去幫他!”日向德間臉色一沉,雖然聽到大蛇丸和二代火影的名字就發慌,但他還是選擇去支援。

  卯月夕顏聞言,連忙阻止了他,說道:“千禾說讓我們離遠一點,他不需要幫!”

  “那怎么行?!”

  卻說千禾那邊,他在布都劍脫手的瞬間,便將卯月夕顏送走了,然后再次使用飛雷神之術轉移回來。

  布都劍落地之前被他穩穩地接到了手中。

  “木葉什么時候出現了你這么強的少年。”望著千禾氣定神閑的樣子,二代火影忍不住感嘆道,千禾的樣子看起來似乎還沒有成年,臉上還帶著一絲稚氣。

  雖然由于祭品的限制,二代火影遠遠無法發揮出自己的巔峰實力,但一個還沒成年的木葉少年便能如此淡然的跟自己對戰,實在是難得。

  如果不是身不由己,二代還真不想對千禾出手。

  只不過由于祭品的實力太弱,他自己的實力也受到極大限制,根本無法脫離施術者的控制,只能稍稍在戰斗中放放水而已。

  “二代大人過獎了。”千禾淡淡一笑,接著擲出一柄特制苦無。

  手里劍·影分身之術!

  他的雙手迅速結印,苦無直接在空中一化十,十化百,數百枚特制苦無激射而去,如同一張大網,將二代火影和大蛇丸都覆蓋其中。

  水遁·水陣壁!

  二代盡管不想打,但他身不由己,他結印的速度絲毫不比千禾慢,幾乎是轉瞬間便完成了結印。

  二代火影講查克拉聚集在喉嚨后,從口中噴吐瀑布般的水柱,水柱迅速旋轉形成水墻,水墻直接繞二代和大蛇丸一周,將兩人牢牢的護在中間。

  二代火影本身就是最頂尖的水遁忍者,這里又有水源,他的水遁威力更是倍增。

  同樣的水陣壁,千禾感覺自己的還沒有他三分之一范圍。

  水墻旋轉之際,將飛雷神苦無全部擋住彈開,這樣千禾想用飛雷神接近大蛇丸的算盤落空。

  “水遁·水沖波!”

  二代火影擋住苦無之后立即還擊,只見他雙手一合,大喝一聲,大量的水從地面噴涌而出,緊接著出現了龍卷風般的沖天水柱。

  源源不斷的水柱從地面涌現,平地掀起滔天巨浪,朝著千禾拍打而去。

  土遁·土流壁!

  千禾土遁升起的土墻在巨浪面前如同紙糊的一般,直接被撲倒。

  “這尼瑪是海遁吧!”

  同樣的術,二代這個簡直就是開了掛,千禾可以肯定,消耗同樣的查克拉,他的水遁忍術絕對達不到這個威力。

  千禾猛地跳上空中,躲過了巨浪的襲擊。

  水遁·天泣!

  就在千禾跳上空中躲避巨浪之際,二代火影直接從口中吐出了細密的水針千本,這種無印忍術,是二代掌握的水遁忍術中速度最快,攻擊范圍最大的。

  此時的二代火影眼中灰暗一片,攻擊過程毫不停滯,一副欲置千禾于死地的樣子,他已經被大蛇丸的術式控制住了,失去了自己的獨立思想,成了完全的戰斗機器。

  嗡嗡...

  望著激射而來的水針千本,千禾將布都劍一橫,光遁查克拉注入劍身,劍身微微顫抖發出輕吟,千禾的身體如同陀螺一般在空中高速旋轉了起來。

  極光劍刃!

  細密的光刃如絲線一般密密麻麻激射而出。

  噗噗噗!

  光刃輕松的將水針千本擊散,接著去勢不減朝著二代火影與大蛇丸激射而去。

  大蛇丸面對千禾的攻擊,直接躲避。

  而二代火影卻是站在原地硬抗光刃傷害,不過在光刃擊中他之前,他便完成了結印。

  水遁·水斷波!

  他從口中噴出直線的超高壓水柱!水柱直接化為鋒利的水刀刃朝著千禾切割而去。

  千禾身上的光遁查克拉瞬間爆發,本來下落的身體猛地一漲,飛上了空中,躲過了二代的攻擊。

  此時,一旁的大蛇丸眼神一亮,目光灼熱的盯著千禾,

  “千禾君,這就是你的光遁嗎?還真是令人癡迷的強大力量。

  我很感興趣呢!

  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不如這樣吧,千禾君讓我研究一下你的力量,我就放過你,怎么樣?”

  漂浮在空中的千禾俯視著大蛇丸,被光遁力量包裹,他的全身都散發著金色的耀眼光芒,整個人宛如天神一般。

  “大蛇丸,看來我還真是被你小看了,時移勢易,你以為還是以前嗎?熱身結束了!”

  千禾面無表情的望著大蛇丸,淡淡的道。

  面對著千禾自信和淡漠的語氣,大蛇丸眉頭緊皺,這次他動了真火。

  他一向是看不上自來也的,誠然自來也教出了一個另大蛇丸都敬畏的四代火影,但主要是四代自身驚才絕艷的天賦。

  千禾雖然看起來天賦更高,但他畢竟才13歲。

  面對如此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千禾,大蛇丸動了殺心。

  被大蛇丸控制的二代火影直接扔出苦無,面對這二代的苦無,千禾直接躲了過去。

  對上擁有飛雷神之術的忍者,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要有身體接觸,也不要靠近他的武器,只采取遠攻戰略就可以了。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因為穢土轉生忍者帶來的不死性,千禾如今還不會陰陽遁,封印術也是七竅通了六竅,最好的辦法還是直接攻擊大蛇丸。

  雖然他的萬花筒寫輪眼帶有的‘別天神’瞳術能夠永久性解除大蛇丸對二代火影的控制,但這顯然太過于浪費。

  “水遁·水龍彈!”

  “水遁·水喇叭之術!”

  “水遁·水刃斬!”

  “水遁·硬渦水刃!”

  “水遁·水龍咬爆!”

  千禾不斷的躲閃,二代火影各種花里胡哨的高等水遁忍術輪番使出,都不帶重樣的。

  面對如此密集且高強度的攻擊,千禾也是真的的進入了戰斗狀態。

  熱身結束!

  “千禾!我們來了!”

  就在千禾準備還手之際,卡卡西、日向德間和鼬三人趕來支援。

  千禾眉頭微皺,不是讓他們別來了,隊友總是演他,實在是太難了!

  “不好!”

  眼見二代火影突然朝著卡卡西等人襲去,千禾臉色一變。

  “潛影多蛇手!”

  就在他要支援之際,一直沒有出手的大蛇丸朝著千禾攻了過來。

  “影分身之術!”

  千禾見狀,使用飛雷神之術躲過大蛇丸的攻擊,接著讓影分身去幫助卡卡西他們。

  眼見大蛇丸的攻擊越來越頻繁,千禾的雙眼一瞇,直接從空中落下,接著朝著另外的方向跑去。

  大蛇丸見狀,望了一眼一旁的二代火影,隨后追上了千禾的腳步。

  兩人一引一追,直接來到了一處密林中。

  千禾一劍削斷大蛇丸手中的苦無,布都劍劃破他的手腕。

  大蛇丸望著鮮血淋漓的手腕,頓時臉色神情一冷。

  大蛇丸的脖頸上揚,嘴巴慢慢張大,做出嘔吐的動作,一個劍柄從他的口中冒出。

  接著他將手進嘴里,將劍拉了出來。

  望著大蛇丸的動作,千禾一陣反胃。

  “這把劍是草薙劍,三靈劍之一的天叢云劍,不知道比起千禾你手中的劍,到底誰的更好?”大蛇丸手持天叢云劍,聲音顯得更加沙啞陰沉。

  “那就試試吧。”千禾淡淡的道

  大蛇丸的劍術雖然遠不及千禾,但他手上的可是三神器之一的天叢云劍,千禾自然不敢那布都劍這個盜版的天布流劍跟他硬碰。

  不過大蛇丸卻是步步緊逼。

  千禾的布都劍與大蛇丸的天叢云劍對拼一記,布都劍直接從中間被斬斷。

  見千禾的布都劍被斬斷,大蛇丸的眼中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神情,不過緊接著他的眼中便滿是震驚之色。

  “這是?怎么可能!!!”

  只見兩人對拼之際,千禾的黑色雙眸突然變得猩紅一片,三顆勾玉均勻的分布在眼中。

  僅僅是一個對視,因為一時大意,大蛇丸便被千禾制住了,他感覺身體僵硬無法動彈。

  他感覺四肢像是被打進楔子一般,身體失去自由不能動彈,同時還伴有劇烈的物理疼痛。

  “你怎么可能會有...寫輪眼!?”

  大蛇丸面露驚駭之色,因為劇痛,額頭冒出冷汗。

  魔幻·枷杭之術!

  千禾的共享了止水的能力,而且他的精神力和體質遠勝止水,血脈也比宇智波更進一層。

  萬花筒開眼之后,即使不用萬花筒幻術,三勾玉的幻術也被大大增幅,而且止水本身就是幻術眼,幻術威力就是鼬也比不過。

  “我說過,你太自信了,大蛇丸。”

  千禾將斷掉的布都劍撿起放回劍鞘之中,接著將另外一截也收了回去。

  雖然斷了,但這把劍他也用順手了,留著當個紀念吧。

  “你說,我該怎么對你呢?”千禾從大蛇丸的手中將天叢云劍奪了過去。

  在手中把玩了兩下之后,千禾戲謔的望著千禾。

  大蛇丸的身體微微顫抖著,似乎想脫離幻術的控制,不過千禾如今的幻術,可不是一般人能脫離的。

  將天叢云劍架在了大蛇丸的脖子上,千禾道:

  “說實話,我并不想殺你,我們并沒有什么仇。”

  說著,千禾將天叢云劍從大蛇丸的脖子上移開,接著他將劍身一轉,解除了大蛇丸身上的幻術。

  一個細小的黑色文字術式出現在千禾的手心,接著隱沒與劍柄之上。

  眼見千禾將天叢云劍遞到了自己的身前,又替自己解除了幻術,大蛇丸愣了一下,“你這是什么意思?”

  剛才千禾如果用天叢云劍砍他的脖子,那他剛好可是使用大蛇流替身術,直接用外部的身體作為替身,進而解除幻術的控制。

  當然那樣會消耗他大半的查克拉,接下來的戰斗就更不是千禾的對手了,只能灰溜溜的逃走。

  不過千禾卻沒有繼續出手。

  千禾并沒有多做解釋,而是指了指自己的劍鞘道:“你把我的劍弄壞了,總歸要賠我一把吧,我看你的天叢云劍就很不錯。”

  他之所以不直接奪走,是因為大蛇丸能夠控制天叢云劍,他根本沒辦法強奪。

  至于殺大蛇丸,他有那個替身術并不好殺。

  千禾也沒準備在他的身上浪費寶貴的別天神。

  更重要的是留著大蛇丸后面還有大用,可不能浪費了他的科研才能。

  “你想要這把劍?!”大蛇丸臉色微沉:“不行!不過我可以給你另外一把......”

  說著,大蛇丸猶豫了一下,接著從口中又嘔出一把劍。

  望著樣式跟布都劍相差無幾,但明顯品質更高的劍,千禾愣了一下:“這是...天布流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